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妇女

妇女们都到哪儿去了?

邰蒂:盖茨基金会发现数据也存在性别歧视,女性的统计数据大量缺失,造成她们难以获得所需服务。

三十年前我在间隔年旅行期间,到巴基斯坦信德省的一些村庄做了一段时间志愿者,参与一项疫苗接种和产妇健康项目。

这个健康项目进行得似乎非常成功,只是有一个小问题:每当我们的医疗卡车颠簸着穿越信德沙漠抵达一座村庄,我们只是大概知道会有多少病人。

是的,当地政府办公室有人口记录,但这些记录往往只列出(男性)户主。因此每当我们到达一处,我们就会大喊着呼吁女性走出她们的小屋。

然后我们会检查妈妈们的身体状况,比如高血压;为她们的宝宝接种疫苗;给我们能看到的每一个孩子分发糖衣里面裹着粉红色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糖块,希望不要漏下一个。

我们是否有更好的方式来提供此类服务,并追踪女性和儿童呢?似乎是有的,如果我们可以相信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近日发布的基金会年度公开信。在这对夫妇2018年发现的值得注意的问题中,“数据存在性别歧视”位列第四。

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待了一辈子后,比尔•盖茨(Bill Gates)确信官方统计数据有一种恶习:不重视女性,不仅仅是在健康记录方面,还包括其他许多领域,例如金融活动。

部分原因是女性倾向于从事非正规经济领域的工作,但还因为她们往往被限制在家中,或在其社区中处于较低地位,正如我在巴基斯坦那些村庄所见。

因此,盖茨夫妇决定资助相关项目以减少数据“性别歧视”,确保女性的经济贡献得到适当认可,并确保她们获得所需服务。比尔•盖茨写道:“我每天花大量时间研究健康和发展方面的数据。关于妇女和女童的数据如此之少,让我始料未及。如果不了解全球半数人口的情况,就无法实现真正的进步。”

此举值得称赞,虽然是迟来的。但真正值得注意的是,21世纪的世界可能至少会发展出一些方法来找到并记录这些“失踪”的女性。直到最近,在发展中国家收集人口数据的唯一方法还是亲自去拜访他们。

现在,数字技术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尽管在发展中国家女性使用移动电话和互联网的比率往往仍低于男性,但男性和女性中这一比率都在以惊人速度增长。手机和互联网发出的数字轨迹让未来追踪女性数据变得更加方便。

例如,亚洲反奴隶制活动人士正通过查看Facebook等社交媒体平台上的电话记录和活动,试图评估有多少女性被当作奴隶隐藏在妓院和工厂,然后将之与官方记录进行比较。

另一个可能改变人口统计的因素是数字身份概念。西方人往往把这当作理所当然,事实上往往只有当其数字身份遭到破解或滥用时他们才会注意到。但在发展中国家,数字身份 ,甚至是简单的身份证都是奢侈品。特别是妇女,她们往往缺乏正式的身份记录,这使她们更难获得金融等服务。

联合国(UN)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组织正在推动为一无所有者提供数字身份的计划,得到了万事达卡(Mastercard)等私营公司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等疫苗接种组织的支持。

目前正在试验的一个想法是:所有得到疫苗接种或脊髓灰质炎疫苗糖丸的儿童,同时也得到一份数字记录。日后在身份证的支持下,该记录可以形成数字身份的基础,等他们成年后可以借此获得各种服务,而且这样一来也更易于统计女性(以及男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