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婚姻

强迫婚姻现象是西方漠视女性权利的例证

凯文迪什:去年英国有关部门处理了1196起强迫婚姻案件,30%的受害者未满18岁,大多是女性。而这些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圣诞节期间,有些十几岁的少女想必得到了父母的许诺,要带她们回老家度假。她们到时候可能会发现等着自己的不是一次假期,而是一场订婚,一次强奸。这不是某种“文化”必然性,而是那些“新郎”在赤裸裸地购买英国公民身份。而英国必须停止为难受害者。

2017年,索马里兰的警察在搜查一所“惩教学校”时发现了25名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年轻女性,她们已被关押一年,遭受了可怕的折磨。有些人因不能用地道的阿拉伯语背诵《古兰经》(Koran)遭到殴打。她们的父母为她们安排了这一“训诫”,以防止她们过于西化,还强迫她们结婚。

但愤怒的矛头并未指向这些家庭,而是指向了英国政府。2017年英国外交部从国外解救了27名此类受害者,可惜该部门竟向其中多名受害者收取遣返费。在索马里兰那所惩教学校发现的英国女孩中,有四人要交遣返费,每人740英镑。可想而知,有些人至今仍在努力偿还这笔费用。更糟糕的是,此举玷污了那些发现并解救这些女孩的警方及政府官员的英勇努力,并让帮助少数族裔逃离家庭暴力和其他虐待的Southall Black Sisters等慈善机构承受压力。

英国外交部对待这些受害者就像对待随便哪个在国外花光了钱的英国游客,无视这些女孩独有的脆弱。过去两年,该部门花费7765英镑,借给至少8名强迫婚姻受害者,她们无力负担遣返费。截至目前只收回了约3000英镑。

公平的做法当然是让那些安排了这种令人发指的虐待行为的家庭来偿还这笔费用。他们起码应该做到这点——人们可能会这么想。因为真正的丑闻并非那些无辜机构难以应对这种危险局面,而是有些家长身在美国、英国和欧洲,却用野蛮的中世纪做法对待身为自由民主国家公民的女孩。据估计仅英国就有6万名女孩可能面临割礼。有些面临强迫婚姻的女孩找到儿童保护组织,年龄最小的不过13岁。儿童保护组织警告说其中有些女孩非常绝望,可能会自杀。

令人不安的事实是:我们未能消灭这些行为,而且失败得很彻底。2018年,英国内政部(Home Office)和外交部共同主管的“强迫婚姻部门”(Forced Marriage Unit)在1196起强迫婚姻案件中提供了建议或支持,30%的受害者未满18岁,其中一半年龄在15岁或以下,绝大多数是女性。这些案件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主要原因是女孩们非常不愿说出来。

这些年我在庇护所采访过许多女性,她们几乎不会说英语,被作为新娘带到这儿,她们对自己的权利几乎一无所知。我也遇到过一些在英国出生、更有见识的女性,但依然在渴望独立和获得家人认可之间左右为难。

阿明娜是一位极有口才的女性,她告诉我她15岁时被以度假为借口带到克什米尔,并被强迫嫁给一位年纪比她大很多的男子。她说这名男子一心要让她尽快怀孕,他好办签证。回到威尔士后,她最终逃到了庇护所,但她的家庭与她脱离了关系。她仍然是已婚身份,而她的“丈夫”住在加的夫。对于这些女性来说,痛苦似乎永远不会结束。她们忍受着父母亲手酿成的这一切,而当她们忍无可忍时,会遭到家人的排斥。

女性庇护所很少得到宣传,最主要的原因是让那些愤怒的男人——包括许多实施家暴的白人男性——无法找到她们。但它们的存在意味着我们的失败。阿明娜的家人来自巴基斯坦,在“强迫婚姻部门”处理的案件中,约有三分之一来自这个国家。但索马里的排名正在上升,2017年来自该国的案件翻了一番。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