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社会

风起青萍之末:从李宇春、杨超越到空难女孩

刘远举:如果人们认为贫富鸿沟不能靠努力跨越,那么,超越阶层的同情就会变少,因阶层而产生的愤怒就会更大。

埃塞俄比亚空难无人生还,这其中包括8名中国乘客,在中国舆论场引起一片哀悼之声。

然而事情往往会向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本来是一场单纯的技术性事故,随即演变为不同的社会舆论事件。

空难中罹难的一个浙江女大学生的朋友,在网上曝出正规媒体要求采访的私信,将之称为媒体“吃人血馒头”。

所谓照顾受害者家属的感受,避免舆论伤害、保护隐私,看似新闻伦理,但却似是而非。

首先,对遇难者的报道,只是一般生活,并非隐私范围,这是新闻报道的常态。此次空难之后,国外媒体上也有很多对家属、朋友的采访,对遇难者身份的报道。

其次,对遇难者更加具体的报道,更容易引发同情、关怀、追责,反思,也给受害者或家属带来更多的保护、更大的谈判能力。相反,当具体的、鲜活的人被抽象化、变为冷冰冰的数字之后,家属与公众就更容易“情绪稳定”。所以中国的现实往往是受害者家属求关注以争公正而不得。

与其说“反感吃人血馒头”,是在保护隐私、呼吁新闻伦理,不如说是在舆论抑制的大背景之下,大众条件反射式的、同时也是广泛的、对媒体的敌视。

正规的媒体并无恶意,但社会中却有。

在遇难女生微博被曝光后,很多人在下面留言,污言秽语,不堪入目。这些留言非但没有丝毫怜悯,反倒散发出仇富的味道。

有人发微博评论这个现象:“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会去一位遇难女学生微博后面恶语相向?大家去她的微博看看自然有了答案。当我看你住着几千块一晚的酒店、每天锦衣玉食、看个长颈鹿要去,而且马上可以去非洲肯尼亚的时候,虽然我不会幸灾乐祸,但也绝对同情不起来。”

这条微博被很多媒体批评,斥为冷血。

恶毒的污言秽语当然应该批评,但他没有污言秽语,明确表示不会幸灾乐祸,只是解释现象,并表达真实感受“同情不起来”。对于陌生人的死没有感觉也很正常,他可以发出不同声音,可以“同情不起来”——注意,这是一个比不同情更弱化的表述,而且还暗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情感发展过程。

实际上这条微博之所以能被广为转载,是因为它还能登大雅之堂,仅仅表达了不同情,还解释了问题。从这个角度,它不但替真正的恶意背了锅,而且那些批评它的诸多议论,某种程度上说,是不公正的——你没有他直面问题,反而用指责他冷血来掩盖自己有意无意的对真问题的忽略。

真正该直面的问题是:那些发出污言秽语的人,那些恶意的年轻人,为什么失去了同情?

同情是人道主义的体现。不过在中国的社科专业期刊上,这样的文字却不难见到:“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是资产阶级的道德、伦理观点体系,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它抹煞人们的阶级区別,宣扬普世的、普遍的人类之爱,具有极大的欺骗性。所以,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层社会里,只有带阶级性的人性,带着阶级性的人道主义,带着阶级性的同情。”

生活在这些观念体系的年轻人,必然会受到影响。

那么抛开上述观念体系,人能不能有超越阶层的同情呢?当然有。无数真实发生的故事,都印证着这一点。但反过来说,人性之中也有天然的嫉妒之心,必然有因贫富、阶层而产生的不平与愤怒。如果这些年轻人认为这种贫富与不公的来源是不正当的,鸿沟是不能依靠努力跨越的,那么这种超越阶层的同情就会越少,同时,因阶层而产生的愤怒就会更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