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大学

FT社评:美国大学招生丑闻只是黑幕一角

这桩丑闻是迄今为止披露的最大规模的招生舞弊案之一,但美国教育招生中严重的特权问题远比揭露出来的严重。

“校园蓝调行动”(Operation Varsity Blues)听上去、读起来就像一部警匪剧里的一幕。美国当局指控,包括高管和演员在内的数十名富人家长,通过两项涉及行贿的计谋,总共支付了2500万美元,帮助他们的孩子在耶鲁(Yale)及斯坦福(Stanford)等美国顶尖大学获得入学名额。财富被滥用于玩弄大学招生,这桩丑闻就是个极端的不法案例。它还突显出招生流程偏袒富人与特权阶级的程度。

在波士顿提出的一项刑事诉讼指控称,这场骗局历时七年之久,是由前高中篮球教练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策划的。家长们有两种选择:一是让他们的孩子声称有医学残疾,好在受贿工作人员所在的考场考试;二是,收买大学的体育教练,让其指定孩子为体育特长生,从而提高他们的入学机会。家长被收取高达7.5万美元的费用。

这起招生丑闻是迄今为止披露的最大规模的招生舞弊案之一。其行径无可原谅。它们不仅使那些有经济能力的人得以为本来可能不符合条件的后代赢得名额,而且还使那些更有资格的申请者因这种欺骗丧失名额。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Andrew Lelling)宣布了这些指控,并正确指出“不能专门为富人设一套单独的大学招生制度”。

莱林的话掩盖了这样一种制度实际上早已存在的事实。虽然本周的丑闻涉及明显的非法行为,但贿赂与利用财富获取其他形式的有利条件之间的界限比一些人可能愿意承认的更为模糊。为讨好相关方,从支付数千美元购买特殊辅导,到花费数百万进行慈善捐赠,手段不一而足。

据说,辛格曾对一位潜在家长说,那些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实力进入顶尖大学的学生可以走“前门”。然后还有“后门”可走,即家长们要参加“院校筹款,并捐出大笔款项”——尽管这样做也不能保证被录取。他的计划挖开了一个保证录取的“侧门”。

慈善捐款的作用类似。它们和20年前一样受到感激和欢迎。据ProPublica报道,20年前,查尔斯•库什纳(Charles Kushner)承诺向哈佛(Harvard)捐赠250万美元,不久后他的儿子、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婿贾里德(Jared)开始在哈佛就读。父母是校友也对录取有帮助。校友“后代”的身份大大增加了中等水平学生进入顶尖大学的机会。哈佛大学校报《哈佛深红》(Harvard Crimson) 2017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30%的大一新生是校友“后代”。

数十年前,牛津(Oxford)和剑桥(Cambridge)等一些全球顶尖名校就不再照顾校友子女。但学生出身特权阶层的问题,在牛津也同样严重;英国议会议员戴维•拉米(David Lammy)去年强调指出了一个事实:牛津大学逾80%的学生来自最顶层的两个社会阶层。得到丰厚捐赠的美国常春藤盟校在种族和民族多元化方面远远超过牛津。英国顶尖大学拒绝用录取名额“交换”善款,这让它们在财力方面比美国同行逊色得多。

尽管这些名校很富有,但多年来高于通胀水平的学杂费用上涨,已使美国顶尖大学超出除富豪外的所有其他家庭的承受能力。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虽然经济援助会惠及贫困学生,但中产阶级却受到挤压。行贿是令人唾弃的行为。但美国教育招生中严重的特权问题却远比“校园蓝调行动”更加根深蒂固。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