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MeToo

科技业投资者在与初创企业的交易中加入#MeToo条款

科技行业性骚扰和歧视问题频发,投资者对相关风险变得更为“小心”,纷纷在交易协议中增加相关条款。

越来越多的科技行业投资者在与初创企业达成交易时要求增加“#MeToo”条款,迫使创业者披露对工作场所中性骚扰的投诉。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打破沉默、公开说出该行业的性别歧视问题。

律师和交易顾问表示,在包括谷歌(Google)和优步(Uber)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受到备受瞩目的性骚扰和歧视指控后,此类条款被纳入大西洋两岸公司的合同、尽职调查和行为守则中。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表示,类似条款也被风险投资公司背后的资产所有人——包括养老基金和家族办公室——所采用,因为此前包括500 Startup、Binary Capital和Draper Fisher Jurvetson在内的美国公司、以及以色列的Pitango Venture Capital等多家公司被指控公司内有人性行为不端。

在交易协议的“声明与保证”条款中通常使用的措辞是:“公司的任何董事、管理人员或员工都没有受到任何关于性骚扰的指控、投诉或索赔,且据声明人/卖方截至目前所知,不存在任何可能引起此类指控、投诉或索赔的事实或情况。”

国际律师事务所鸿鹄律师事务所(Bird & Bird)风险资本业务律师Shing Lo表示,最近,一家开发“物联网”技术的英国公司在投资一家英国初创企业、以及一家欧洲风险基金投资一家零售和消费品初创企业时都使用了这一条款。

精品投行Magister Advisors创始人维克多•巴斯塔(Victor Basta)表示,一家大型美国支付处理技术公司作为收购方的一项近期交易要求,尽职调查过程中要特别审查员工的骚扰或不当行为。

劳工与就业法律事务所Ogletree Deakins并购业务部联席主席卡森•伯纳姆(Carson Burnham)表示,许多公司不喜欢这些条款。

“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本身的重要程度,坦率地说,你知道,参与这些交易和公司发展的很多人都是男性,”她说,“但对于思想更进步的公司来说,我们注意到,这一问题已被考虑在内。”

卫报传媒集团(Guardian Media Group)的风险投资基金已起草了一份有关多元化和性骚扰的承诺,供创始人们签署。但该基金拒绝透露细节,称尚未定稿。

Shing Lo表示,投资者对性骚扰指控有关的风险变得更为“小心”。“我们要求公司确认,他们没有获悉董事有任何骚扰行为,且我看到这种情况越来越多,”她说,“很多初创企业都有大量男性员工——年轻男性。”

“#MeToo”运动给包括优步在内的许多大型科技公司造成重大后果。在对性骚扰指控进行调查后,优步解雇了20多名员工,并导致其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辞职。

巴斯塔指出:“三年前,性骚扰问题还尚未成为并购尽职调查的主要内容。

“现在,我们经常看到大型投资者和并购买家在尽职调查中会详细了解性骚扰问题,这是‘#MeToo’运动产生的巨大影响的直接结果。”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