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普惠金融

突破家庭消费面临的流动性约束

尹志超:现阶段中国家庭面临严重流动性约束,唯有从财政和金融两方面同时入手,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才能突破家庭面临的流动性约束,提振消费需求。

根据生命周期假说和永久收入理论,家庭消费取决于一生的永久收入,消费者会根据永久收入平滑不同生命周期的消费,从而实现消费的效用最大化。

平滑消费需要将不同生命周期的收入进行跨期配置,就需要金融市场的支持。当消费者当前的收入不足以支持当前的消费时,就面临着流动性约束。如果有比较完善的金融市场,消费者可以通过金融工具把未来的收入提前到现在消费,实现更大的效用。当消费者无法通过金融市场获得所需的资金时,就受到了信贷约束。由于信息不对称,金融市场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引起家庭金融资源使用存在困难和障碍,导致家庭信贷约束。

一些学者从信贷约束的角度定义流动性约束,也有学者认为信贷约束与流动性约束存在差异,从家庭资产、信用卡持有、收入与永久性收入的比较关系等多种角度定义流动性约束。因此,流动性约束可以从狭义和广义不同维度进行定义和度量。狭义的流动性约束是信贷约束,家庭申请贷款但是被拒绝,或者是害怕被拒而不申请。广义的流动性约束是家庭需要支付时却没有钱,原因可能是自身收入低,也可能是想借钱而借不到。

流动性约束在世界各国广泛存在。美国消费者金融调查(SCF)数据显示,美国家庭流动性约束比例15-20%。欧洲家庭金融和消费调查显示,15个国家家庭信贷约束比例3.3%,无信用卡比例22.9%,流动性资产低于六个月收入的比例43.8%,这些家庭都可能面临流动性约束。其中,意大利面临信贷约束的家庭3.3%,资产低于1000欧元的家庭比例24.1%,二者取并集大约26.8%的家庭受到流动性约束。从日本来看,信贷约束家庭比例为17.5%,储蓄小于两个月收入的家庭比例为15%,无信用卡家庭比例57.8%。因此,世界各国家庭均面临广泛的流动性约束。

从信贷约束来看,中国家庭受约束比例较高。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2017年家庭正规信贷约束比例为10.18%,消费性信贷约束比例为8.51%。除此之外,有17.60%的家庭参与民间借贷,13.03%的家庭参与消费性民间借贷。考虑到民间借贷一般是在受到正规金融机构拒绝或担心被拒而不申请,实际的信贷约束应该包括正规信贷约束和民间借贷两种家庭的并集。这样计算下来,中国家庭总的信贷约束比例为25.07%,即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家庭受到正规金融体系的信贷约束;消费性信贷约束家庭比例为20.03%,即有大约五分之一的家庭受到正规消费性信贷约束。因此,中国家庭面临的信贷约束是一个重要且普遍的问题。

从流动性约束来看,中国家庭受约束的比例更高。我们用负储蓄来度量家庭的流动性约束。所谓负储蓄,是指家庭当前消费大于当前的可支配收入,家庭只有通过借贷或者动用以前的积蓄才能满足消费。从数据来看,2017年负储蓄家庭43.13%%,这些家庭面临着严重的流动性约束。进一步看,这些家庭中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融资的比例占23.83%,通过非正规金融机构融资的占29.36%,高达63.15%的家庭没有从任何途径融到资金。从信用卡的角度来看,中国有79.85%的家庭没有信用卡,这些家庭也极易陷入流动性约束。因此,中国家庭面临着严重的流动性约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