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特朗普“拼贸易”有利美中和平

加内什:不管你怎么评价特朗普的重商主义,它至少是一种有限度的痴迷。他对与中国发生更广泛的理念冲突不感兴趣,因为他没有更广泛的理念。

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结束世界两大强国之间一段相对礼让的时期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美国总统针对中国的贸易关税举措引发了反制措施和反反制措施,让市场感到恐慌,甚至引发了一些耸人听闻的有关新冷战的预言。

现在我们了解到,休战即将出现。双方正在华盛顿举行颇有希望的会谈。特朗普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一项协议“越来越近”。

借用网络热词,紧张局势正在迅速“降温”。我们很容易看出原因。美中达成协议将提振全球经济情绪,对于距离连任选举还剩下18个月的美国总统,这是一份不可抗拒的厚礼。特朗普可以在选民面前展现出政治家风采:他能从一个海外大国争取到让步,而没有给美国人带来长期冲突的痛苦。

然而,在世界庆贺避免了第二次冷战之前,不妨考虑一个黯淡的替代前景:真正的摊牌将在特朗普卸任总统后出现。我们现在看到的美中关系令人震惊的破裂,到头来可能被视为一个相对而言的伊甸园。而我们现在视为和平破坏者的那个男子,实际上可能是和平的朋友。

特朗普的好斗风格让人们忽视了一个事实:他对中国的不满很少。基本上,他只有一个不满:贸易。他认为,至少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在经贸往来中把厚道的美国耍得团团转。这是一个强烈、持久、有时被夸大的抱怨。但只有这一个抱怨,仅此而已。而且,既然是一个与手袋关税和技术转让之类有关的实际问题,它是有可能通过谈判来化解的。

在经济问题之外,他对中国的担忧并不明显比普通的美国总统更强烈。鉴于他对强势政府的欣赏,或许他对中国的担忧更轻。不管你对特朗普斤斤计较的重商主义(他认为愿意接受经常账户赤字的国家永远是冤大头,无一例外)怎么评价,它至少是一种有限度的痴迷。他对与中国发生更广泛的理念冲突不感兴趣,因为他没有更广泛的理念。

特朗普拥有的是他毕生的固定想法:任何交易都有输家和赢家,而美国输了太久了。

那么,美国总统没什么兴趣、甚至毫无兴趣的问题可能包括:中国的内部事务、美国的亚洲盟友的不安全感、中国在非洲大陆投资所换来的非洲国家的外交报答、国际组织的可行性(在一个崛起的强国在这些组织中几乎毫无话语权的背景下)以及民主和一党制为主导21世纪而展开的意识形态角力。这些事情可能会让这两个大国在未来几十年较劲。在他担任总统期间,它们相对于贸易都是次要的。

换句话说,正是特朗普的狭隘遏制了大国紧张关系。他把世界看成一个多语言的集市,置身于其中,主要目标是避免吃亏;这种世界观很难说振奋人心。但它有利于全球秩序,因为它把美中敌意局限于可谈判的经济领域。他不指望海外大国改变其基本特点或雄心。

如果我们盼望更宏伟的、受到“价值观”和对国家利益的更宽泛解读指引的特朗普外交政策,那将是自酿恶果。我们很可能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发现这一点。美国不太可能再出现一位经济偏执狂总统。特朗普对地缘政治的见解不仅像一个首席执行官那样有限、而且简直就像一个首席财务官,甚至一个会计师那样肤浅。

特朗普是对华鸽派:就在2018年,这种想法听上去会像是牵强的逆向思维。到2019年底,它可能只是一个轻度颠覆性的命题。他似乎正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速度似乎表明,这是他最终而言关心的事情。他的继任者不太可能这样。

此前,把特朗普比作平静前的风暴一直是让人宽慰的。他会打乱美中关系,而未来的领导人将再次修复这种关系。但实际情况可能相反。在特朗普打破对抗的禁忌后,在贸易以外抱有更广泛不满的继任者将会更有胆量发泄不满。如果他们这么做,围绕洗衣机关税的小冲突将成为美好的过去。这难道不是一种令人不安的想法吗?美国总统最差的特质之一——实利主义——可能是有利于和平的力量。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