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自动驾驶

无人驾驶的问题在于人类

杨蓓蓓:经历试车后,我惊奇地发现汽车制造商朝着自动驾驶的目标已取得巨大进展,但一些意想不到的摩擦也让我畏惧。

自动驾驶汽车的最大问题不在于技术,而在于人类。全球各大汽车制造商正投入巨额资金,力求解决人类和自动驾驶汽车如何共享这个星球的问题。最近坐过几次自动驾驶汽车之后,我惊奇地发现我们在朝着这个目标的道路上已经取得巨大进展,但一些意想不到的摩擦也让我感到畏惧。

首先说说成就:福特(Ford)最近在迈阿密向记者们演示其自动驾驶汽车时,我乘坐的这辆自动驾驶汽车(就像如今在美国道路上测试的多数自动驾驶汽车一样),在很多次停车时刹车太急了点,加速则有点过于突然,而有时会在路中间停车,原因只有那个机器人脑袋才知道。

但有些事情它做得相当出色:它展示出了惊人的能力,在驾驶技术上就像一位受过训练、经验老道而且技能高超的人类驾驶员。(换句话说,它开车至少像我家那两个正在学驾驶的十几岁孩子一样好)。而且至少一次,它的驾驶技术超过了坐在方向盘后的人类“安全驾驶员”。

径直驶出车库门,在一个乱穿马路似乎像薯条和莎莎酱一样稀松平常的城市里,我乘坐的自动驾驶汽车遇到一个显然正考虑从我们前面穿过的行人。汽车犹豫了一下,就像人类司机一样,好像在试图判断这个行人的下一步动作。接着,这位被推定要乱穿马路的人似乎决定止步,而自动驾驶汽车几乎在同时意识到他的决定,随即加速至正常行驶速度。这正是人类司机与行人相遇的那种场景:我们通过非语言的手势和动作互相告知我们的意图。(只是少了白眼和粗鲁的手势)。

福特自动驾驶汽车开发的合作伙伴Argo AI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萨莱斯基(Bryan Salesky)告诉我,他的测试汽车“行驶过这个城市最难走的路段”,收集有关行人、骑自行车的人以及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骑行者行为的数据。“接着,我们可以使用机器学习……根据对于他们的一举一动的简单观察开发模型,告诉我们他们下一步可能怎么做。”

这种预测未来的能力对于说服美国人(去年,他们对自动驾驶汽车的信心受到打击,当时优步(Uber)的一辆测试汽车在亚利桑那州撞死了一名行人)接受不可避免的自动驾驶未来可能至关重要。萨莱斯基表示,乘客往往会把自信驾驶与安全驾驶划等号。“我们能够为福特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他说,就是教自动驾驶汽车自信地驾驶。“这种信心来自它预测其他司机行为的能力。”

在整整一天的自动驾驶经历中,唯一稍微有点可怕的时刻是在我们遇到最难的驾驶操作(“不受保护的左转”,即没有交通信号灯指示的左转)时。我们的汽车开始在一辆快速向我们驶来的白色皮卡前左转,然后改变想法停下了。不幸的是,“安全驾驶员”随即接手了驾驶,迅速开始转入以更高速度对着我们驶来的第二辆汽车的车道。这个判断失误是人类做出的,不是机器。

人类与机器人的问题,要比乱穿马路的行人以及骑摩托车的疯子更重要。福特认为,唯一让自动驾驶汽车赚钱的方法是充分利用它们,不仅搭载人类,也递送尿布、宠物食品、干洗衣物和披萨。然而,汽车与需要尿布的人类之间的“接口”被证明是相当棘手的。

福特已在迈阿密测试用自动驾驶汽车递送披萨和墨西哥卷饼,但住在该市高层公寓楼的用户似乎不愿意下楼取餐,特别是在自动驾驶汽车不得不在街角并排停车的时候。因此,福特正测试利用人类快递员甚至无人机来解决“最后一米”的问题。迈阿密人似乎不想放弃披萨送到家门口的乐趣。

这一次,问题也不在技术,而是人类太懒,不愿在半夜时分换下睡衣,出门取餐。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