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政治

特朗普打造民粹领袖俱乐部

卢斯:美国总统知道如何帮助朋友。人们还没有完全理解特朗普推动改造民主世界的速度。

人们低估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一点,即他知道如何帮助朋友。在现代民主史册上,很少有哪位美国总统为帮助外国领导人连任付出过这么多努力。要找到这种努力决定胜败的例子就更难了。几乎可以肯定,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成功连任要归功于特朗普。就在以色列人上周二前往投票站的24小时前,特朗普宣布伊朗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在此前几周里,他承认了以色列对戈兰高地(Golan Heights)的主权,并无视不干预选举的惯例,在以色列大选前派国务卿前往以色列给予支持。除了这一切之外,去年特朗普还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

美国有句老话,政治不过海。这意味着民主党人不会在海外批评共和党总统,反之亦然。这也意味着美国总统对作为盟友的民主国家坚持不干涉原则。之前有过一些违反该原则的例子——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2016年英国退欧公投前夕曾试图支持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还有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在1991年以色列大选前威胁要削减美国对以援助——这些是证明该原则的例外。两个例外都没成功。就像经常发生在特朗普身上的事情那样,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干涉只是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又一天。又一本规则手册被焚烧。内塔尼亚胡向选民表示:“你们为我们赢得了一场难以想象、几乎不可思议的胜利。”他还不如把这番话说给白宫听。

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并不是唯一的例子。人们还没有完全理解特朗普在推动民主世界向他的方向发展方面的速度。一年前在加拿大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上,特朗普受到严重孤立,以至于那次峰会被称为G6+1。作为西方民主国家中最接近于全球指导委员会的组织,G7集团否决了特朗普重新接纳俄罗斯的企图。(2014年,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吞并克里米亚后,俄罗斯被踢出该集团。)在突显美国总统孤立的一张照片中,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其他领导人的围绕下,狠狠地瞪着坐着的特朗普。我们这些媒体人士可能不得不为8月在法国比亚里茨(Biarritz)举行的下一次G7峰会起一个新绰号。G7-3?

去年峰会的幸存者包括默克尔、加拿大的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法国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和日本的安倍晋三(Shinzo Abe)。到那时,英国的特里萨•梅(Theresa May)不太可能仍然是首相。最有可能的是,特朗普的盟友、他认为理应入主唐宁街的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或亲俄的工党(Labour Party)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将会接替她。曾被称为道德超级大国领导人的默克尔,即将成为一只跛脚鸭。特鲁多因内阁成员辞职而元气大伤,可能在今年的大选中落败。

另一方面,安倍正在变成迷你版的特朗普。他甚至提名特朗普为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的候选人。如今,意大利在很大程度上已经算是特朗普民粹主义阵营的一员了。在G7集团以外,匈牙利的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在去年G7峰会前不久再次当选。他和内塔尼亚胡一样,都是特朗普的坚实拥趸。“热带特朗普”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在巴西当选上台。印度强人、特朗普的粉丝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看来有望在即将到来的印度大选中再次当选。虽然方式各异,但他们都是特朗普式的打乱秩序者。

但最震撼的例子还是内塔尼亚胡。任何分析特朗普2020年选情的人都应该研究一下此次以色列大选。尽管内塔尼亚胡面临几项可能出炉的刑事指控,但他还是赢得了选举。他与特朗普的处境非常相似。无论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报告实际包含了什么内容,特朗普仍是多项刑事调查的对象,其中任何一项调查都可能导致他面临刑事指控。内塔尼亚胡眼下正与潜在的联盟伙伴讨价还价,以终止那些调查。从以色列得到的教训(明年很可能从美国得到同样的教训)是,民主不一定在黑暗中消亡。它也可能在明亮的投票站里因缺氧而死。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