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NASA驻村艺术家的VR作品《登月》

宋佩芬:格莱美奖得主安德森在NASA寻访两年,发现大多数太空科学家面对宇宙,也和她一样,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我发现他们和我有一样的问题,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格莱美奖得主安德森(Laurie Anderson ) 所提到“有问题”的“他们”是美国航天局NASA。她与台湾新媒体艺术家黄心健共同完成的VR 作品《登月》(To the Moon) 3月底在香港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上举行亚洲首映。

然而,安德森可不是外太空的新手!1980年以《Oh Superman》进入金曲排行版一炮而红,跨越了音乐、艺术、文学、电影等各项领域的“女超人”安德森在 2002年意外接到一通NASA的电话,邀请她成为航天局第一位驻村艺术家。在当时,她正饱受科技疲劳,对NASA的邀请态度冷淡。不过好奇心说服了她,决定前去寻找,看看有没有让她心动的。在NASA她到处寻访,到研究机器人的纳米技术研究中心,到飞行控制中心,喷气推进实验室,和工作人员交谈,观察他们在做什么。她想知道这些人如何工作,真正做什么。最大的发现是,大多数太空科学家在面对浩瀚的宇宙,也和身为艺术家的她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

在NASA摸索了两年,安德森完成了长达90分钟的乐诗《月亮的尽头》(The End of the Moon)。但是她对月球的热情没有因项目结束而消失,10多年之后,安德森重返太空,让最新VR科技协助她穷千里目,登上月球。

安德森与黄心健已经合作20多年,两人在2015年开始尝试VR,首件完成的《沙中的房间》还在2017年威尼斯电影节中勇夺VR金狮奖,他们在同一年还完成了《Aloft》。《登月》则是他们第三件VR作品。今年恰逢人类登陆月球50周年,当尖端VR 科技公司HTC VIVE为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挑选作品展出时,安德森和黄心健合作的《登月》自然地成为最佳选择。HTC VIVE从去年开始赞助巴塞尔,为艺术展提供体验高科技的VR艺术。2018年展出了行为艺术教母阿布拉莫维奇的环保VR 《上升》,以及英国艺术家卡普尔(Anish Kapoor)探讨惧高症的《 Into Yourself, Fall》,今年的《登月》则以太空人视角,翺翔太空,登陆月球。

黄心健在台北家中接受采访时坦诚,像许多小孩子,他也一度梦想成为太空人。“但是上太空相当危险,而VR 可以让你在很安全的环境下体验太空人的感觉。”他从1994年就开始尝试VR,但由于当时的硬件与软件都还没到位,所以要等候到2017年才和安德森完成了第一件VR作品。拥有台大电机系学位的他主要负责程式,互动,动画等技术,安德森则负责音乐与故事内容。至于图像多半是两人共同讨论,透过电脑生成。

《登月》从神话,科学、政治,环保,科学不同的角度来探索月亮。你可以在失重的感觉中飞入夜空,看到童话书《小王子》中,长在月球却大得不成比例的玫瑰花,也可以飞向一座貌似中国山水的雪山。安德森记得一段古老的传说,有位山水画家画了一大幅画,完成之后画家自己走进画中消失了。黄心健解释:“这有点像画龙点睛的故事,也很接近VR 的本质。先创造一个世界,最后让自己走进这个世界里。”《登月》的世界不但有已经绝种的恐龙,还有被大量捕杀的鲸鱼,导致纠纷冲突的钻石,毁灭性的坦克车,以及NASA一度考虑过,要送到月球的放射污染。你可以飞向恐龙,也可以像大螳螂一样用长长的前脚撞碎放射污染。最后,安德森温柔的嗓音要你往上看,看到夜空用DNA编码所拼出来的北极熊图案,democracy的英文单字,代表无穷的数学符号∞。安德森提醒“所有你认为稳定的东西都是脆弱的,而且可能会丢失。”如同《登月》中这些象征了北极熊与民主的DNA编码微妙地转变成炫眼夺目,灿烂却短暂的烟火,消失在黑暗的宇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