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朝鲜

“普金首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胜舟:在俄罗斯的利益棋局中,朝鲜是弃子。既然是弃子,任何收益都是意外收获。俄想用它敲一敲美中的“竹杠”。

4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远东联邦大学体育楼,举行拖延四年的首次峰会。总体而言,中规中矩,乏善可陈,却也暗藏机锋。“普金首会”传递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信息和细节,不能简单说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葫芦里”至少卖了十味药。

接待:双方都不上心

一、迎送规格。金正恩4月24日专列抵达,俄方接站和此后全程陪同的是远东及北极发展部长科兹洛夫,这是任何一国元首访问的基本配置,略显怠慢。在金正恩已有的出访礼遇中,层级最低。

2018年6月10日,金正恩飞抵新加坡时,新加坡外长维文(正部级,但内阁排名靠前)接机;2019年2月26日,金正恩专列抵达越南同登火车站时,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宣教部部长武文赏(副国级)接站;他四次访华接待规格最高,都是分管党务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正国级)迎送和全陪。

二、安保规格。据前方记者报道,大学没有停课。4月24日,有中国记者在大学楼内因无标识,走错路线,发现安检人员竟然有大学生客串。这在美中是不可思议的事。

三、互赠礼物。金正恩赠送普京的是朝鲜剑,普京赠送金正恩的是俄罗斯弯刀,加了一套配有杯托架的镀金杯具。礼物硬核对等,表明两人私交并不热络。

回想金正恩首次访华时送的是高丽人参,作为国礼的装饰简陋。朝鲜中央电视台纪录片所列中方馈赠,洋洋洒洒,极为丰厚。中国王朝传统是番王朝贡,只要进京磕个头,呈一份薄礼,龙颜大悦,重赏十份大礼。

会谈:离亲密程度尚远

四、迟到早退。在外交场合,普京素以“迟到大王”著称,此次峰会却被金正恩放了回“鸽子”,迟到半小时,原因不明。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普京4月25日13时35分到达校园,但会晤因金正恩迟到在14时15分开始,问题是他就住在校园里。所幸两人谈兴甚浓,一对一会谈原计划为50分钟,实际时间近2小时。

4月26日,金正恩访问俄太平洋舰队战斗荣誉纪念碑广场,又比原计划晚到2小时,并取消参观俄太平洋舰队基地、海洋水族馆等行程,提前回国,一再诡异。

五、会谈规格。据朝中社图片和报道,朝方参加大范围会谈仅有三人:金正恩、外务相李容浩、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这清晰表明两周前当选国务委员会委员的崔善姬,已进入外交核心决策圈。最关键、最让人感兴趣和疑心的是,金与正未出席、未随行,朝中社的报道未提及、图片也没有。

金与正职务虽然只是劳动党政治局候补委员、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但从她在“文金会”、“习金会”、“特金会”的作用判断,相当于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兼总书记办公室主任,还客串中办秘书局局长、外交部礼宾司司长,例如为哥哥种树时戴手套、递签字笔、盖国玺、提前检查会场路线安保等,金正恩习惯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平昌冬奥会上,时任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90岁的金永南与文在寅会谈,金与正未入席前,他竟然不敢落座,可见这位“公主”权势熏天。她在朝鲜无疑是金正恩最信任的人。“特金二会”破局后,金正恩是否不再让她冲到外交第一线,由女主角转为女导演,有待观察。无论如何,金正恩不会雪藏她、惩罚她,而是保护她、重用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