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慧智女性

杨好:用写作打破性别标签

“女性小说很容易走入自己的白色或者粉色的小世界。”面对性别标签带来的困惑,作家杨好用去除雕饰、骨感硬核的文学做出了回应。

我发现现在这个年代,忧郁症的患者和自杀的年轻人的比率是在上升的,其实是说明现在我们的出路越来越少了。现在所存在的阶级固化,还有看似开放的网络,其实是造成了更加狭隘的反馈。对消费社会的迷茫、东西文化差异造成的民族情绪、盲目的追攀心理,这些问题越来越多地出现。他们的问题其实也是这两个主人公的问题。我一再说我塑造这两个主人公不是两个英雄人物,而是两个有问题的人。你会发现M可能到最后一部小说都写不出来,文学只是他逃避原生家庭的一种寄托。W其实也是处在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状态下。他们看似生活在悬浮的真空中,但他们的问题却是日常生活中每一个年轻人心里都会存在的问题。

FT中文网:小说主人公之一的M说:“才华都是废话,只有共情才能让别人去看你的创作”,你的作品试图与什么样的人建立共情?

杨好:你下笔的一刻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读者在哪,也不知道自己的读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认为这是作家要有的一定的冒险心理,也是作为一个作家的福利。当所有东西都讲究投射人群的时候,只有文学是最不可被捉摸的。我在小说中戳穿了文学、艺术的一些泡沫,这可能也和我自己的性格有关。我不太想去塑造一个童话,我也不太想去塑造一个让人舒服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时代让人舒服的东西越来越多,比如说影视剧、游戏、消费品、文学和艺术品,讨好大众的成分越来越多,因为现在的人越来越聪明。我可能就想做一个滞后一些的人,我不想那么聪明,我也不想太讨好大家,否则文学在我这儿就失去了真实的意义。

FT中文网:“女性作家”的身份在你的创作过程中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杨好:这是一直都在困扰我的事情,也是我不可逃开的事情。我原来不相信性别投射会对公众产生太大的影响。后来,在我写完《细读文艺复兴》之后,我发现性别投射其实是当代很重要的一个标签。当你作为一个女性出现的时候,你聊任何的艺术、文学和历史,会天然地被人蒙上一层“知识付费”的标签,因为大家会觉得你在教给他们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去思考一个东西。但如果你被这些标签禁锢的话,为什么还要去写作呢?写作就是要打破标签。所以我只能一步一步写下去。

FT中文网:你本科学的是编剧,后来又学习了比较文学和艺术史,这些经历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杨好:从电影到比较文学再到艺术史,这是我规划中的路径,我认为这也是这个时代人文学科不得不去面临的三个方向。我认为一个作家不应该那么单一,比如纳博科夫,因为《洛丽塔》被大家熟知,但其实他有一个隐藏身份——蝴蝶标本专家。每一个作家其实都有你意想不到的一个隐藏身份,我觉得这是作家的多样性。我想的是,既然我不能那么早地去写小说,何不利用那几年的时间去让自己接受所有我能接触到的东西?而且特别有趣的是,我在电影学院遇到的同学和在北外的同学,以及在英国学艺术史的同学,是完全不同种类的人。你如果只是单一地去走一条路的话,是没有机会看到那么多样的人群的。

(作者邮箱:Jiwei.Li@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