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新疆

中国压制国际社会对其新疆政策的批评声音

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新疆政策表现相对漠不关心,印证了北京方面不断上升的实力及其在境外操控全球舆论的能力。

在任何其他时间或任何其他国家,多达200万人因宗教信仰而遭监禁,都将是一则空前巨大的全球丑闻。但世界对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维吾尔族及其他穆斯林困境的相对漠不关心,印证了北京方面不断上升的实力及其在境外操控全球舆论的能力。

在近期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两个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的领导人,装作对新疆的情况完全不知情。两国都出现了有关新疆的公众抗议,还有部长级官员公开谴责了新疆发生的事情。但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和最近成功连任的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却使用了惊人相似的语言来转移话题,甚至连迂回批评中国政府对待穆斯林的方式也回避。

印尼总统最近曾对我表示:“我不了解新疆的情况……我对此没有想法。”

今年3月底,汗对我的同事表示:“我(对新疆的情况)了解不多……如果我了解足够多的情况,我会谈的。”两位领导人都转而选择抨击缅甸对待罗兴亚穆斯林的方式。

联合国(UN)已就新疆这一问题多次举行听证会,美国发布了措辞严厉的报告,估算约有80万至200万穆斯林被监禁在散落于新疆各地的再教育营中。甚至连原先极力否认的中国政府,如今也公开承认了这项计划,称这些设施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受到极端主义思想影响的人员被送至这里接受去极端化教育,同时学习有用的技能。

通过威逼和利诱相结合的方式,北京方面极为成功地化解了外界对其新疆政策的大多数批评。去年12月,伊斯兰合作组织(OIC)人权委员会在Twitter上批评了中国对待新疆穆斯林的方式。该组织由57个成员国组成,自称为“穆斯林世界的集体声音”。但后来,该组织在今年3月突然倒转立场,发布报告“赞扬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为本国穆斯林公民提供关爱方面所作的努力”。

同一份报告“重申对居于非OIC国家的穆斯林群体和少数族群的承诺”,并对穆斯林在缅甸、印度、斯里兰卡、保加利亚及希腊等地面对的歧视、镇压和迫害表示忧虑。

不仅仅是穆斯林国家吓得保持沉默。今年3月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市(Christchurch)清真寺发生恐怖的枪击事件后,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因对这场悲剧的富有感情和同情心的回应而赢得了伊斯兰世界的普遍赞誉。但在不到两周后访问北京时,阿德恩拒绝提及新疆的情况——尽管多个穆斯林和人权组织公开呼吁她这样做。

与维吾尔人有着深厚语言和文化纽带的土耳其,是唯一一个在这一问题上公开指责中国的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今年2月,土耳其外交部称中国的新疆政策是“人类的一大耻辱”,新疆的再教育营是“集中营和监狱”。

中国对此番公开指责的回应,清楚地显示出为什么贪婪和恐惧可以让如此多国家保持沉默。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在接受路透社(Reuters)采访时表示:“到处公开批评你的朋友并非建设性的方式。如果你选择非建设性的途径,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互信和相互理解,并将会反映在商业和经济关系上。”

这并非空洞的威胁。一长串的国家——从挪威到韩国、菲律宾、英国、再到澳大利亚以及其他许多国家——都发现自己成为了中国非正式经济制裁的对象,这些制裁是对它们会见达赖喇嘛(Dalai Lama)、部署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等一系列冒犯行为的惩罚。

凭借经济规模及其威权政治体制的独特性质,中国如今已成为一个施加惩罚的大国,在这方面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企及。美国仍有能力通过限制或切断全球金融市场准入来惩罚其他国家,但与中国的不满清单相比,让美国将一国列入黑名单的问题范围很小。

这么说吧:嘲笑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政府,或者批评美国的政策,不会引发美国的制裁。但试图对习近平和中国这样做的国家、企业或(尤其是)报刊,要掂量下后果。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