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美国商界对贸易战态度悄然转变

邰蒂:美国商界精英并未对特朗普发出实质性的批评,表明他们在悄然接受特朗普的对华好斗姿态。

贸易战再现转折——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推文加征新关税。随着外界对中国最高贸易谈判代表刘鹤上周赴华盛顿与美方代表讨论什么的困惑日增,有3点值得特别注意。

首先,直到上周之前,多数美国投资者和高管一直乐观地认为美中即将达成协议。我敢打赌,大多数仍这样认为——尽管特朗普发了那些新推文。因此,市场迄今仍保持平静。这种相对乐观的心态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种看法,即特朗普需要制造一场可以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炫耀的对华“胜利”。但这也来自于经验:去年围绕《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激烈较量最终结出了一项协议。

特朗普政府执政两年来,企业高管们似乎已从恐慌震惊变成了逆来顺受,认识到通过世界摔跤娱乐(WWE)的透镜才能最好地理解政府的政策制定。对决始于令人眼花缭乱的仪式性攻击和叫骂;接着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双方上演一场激动人心的对攻战,并走向事先决定好的结局。

在日前于洛杉矶举行的米尔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会议上,前共和党国会议员、现担任精品投行Moelis顾问的埃里克•坎特(Eric Cantor)告诉在场的金融界人士:“你必须把口号和所谓的好政治(对特朗普而言),与(贸易的)实际情况区分开。(贸易)政策远没有口号那么激烈,而且比口号理性得多。”

但第二个关键点是,即使当前的对华口水战以达成“协议”的方式结束,也几乎没人认为更大规模的较量将会中止。远远不会:米尔肯会议上不绝于耳的预测是,由于互为对方根本的战略对手,中国和美国将陷入经年的冲突。

这似乎显而易见。但这些说法5年前还不流行;那时,高管们喋喋不休地谈论的都是全球供应链。实际上,当如今在白宫任顾问的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2006年出版《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The Coming China Wars)一书时,他的观点听起来几近异类。

如今,企业界更有可能援引哈佛大学(Harvard)教授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的《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吗?》(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作者认为,当一个老牌大国感觉受到一个新崛起对手的威胁时,通常会爆发一场巨大的冲突。

第三,至少在私下里,许多高管在接受总统的好斗姿态。

但几乎没人会公开支持加征关税:他们知道,特朗普的策略将给某些群体带来巨大痛苦。受对华出口下滑打击的农户们正在大声疾呼。此外,特朗普将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到25%,商界领袖非常担忧由此带来的物流难题。(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数据显示,这样做将把美国的总平均关税水平提高到7.5%,高于许多新兴市场。)

对于保护主义思想,美国商界领袖过去常常坐卧不宁,而且公开反对——许多人仍坚称,从长远来看,他们希望实现自由贸易。但如今,许多高管似乎不情愿地承认,把关税作为武器短期内或许是合理的,如果这样做能产生更好的长期结果的话。即使不为了这样的结果,他们也支持这样的目标,这种转变源于他们对所认为的中国知识产权盗窃和科技竞争的愤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