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制裁

美国的制裁有用吗?

巴特勒:美国针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会不会有效?我们不妨看看美国针对俄罗斯实施广泛制裁的实际效果。

有关制裁的新闻又出现了,美国收紧了针对伊朗石油出口的限制。伊朗经济已被多年的孤立削弱,通胀在上升,就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所说的那样。但对于这些收紧的制裁举措会否有效,提出一些质疑是合理的。

看看美国针对俄罗斯实施广泛制裁后发生了什么(或者没有发生什么)吧。

任何一个认为制裁制度正关闭贸易并让普京屈服的人,都应该考虑一下国际天然气市场。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干涉美国政治以及在英国境内企图谋杀前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及其女儿后,俄罗斯受到了一轮又一轮制裁。尽管如此,俄罗斯继续构建产能,在市场竞争加剧之际保持并增强了其对天然气的控制。

2017年美国国会一个两党联盟通过的制裁立法,只是过去5年一系列制裁措施的最新一例,目的是迫使莫斯科方面接受国际行为准则。

去年9月,时任美国内政部长的瑞安•辛克(Ryan Zinke)曾谈到封锁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计划中的输气管道项目北溪-2(Nord Stream 2,从俄罗斯经过波罗的海向德国输送天然气)“不合时宜”,是对北约(Nato)的威胁。

俄罗斯及其欧洲盟友没有理会。北溪-2的建设工程继续进行,并将在今年底如期完工。供应应该会在数月内启动,目标是到2020年代初使该管线的运输能力达到每年550亿立方米。另外,“土耳其溪”(TurkStream)项目今年也应该会启动。该项目将把天然气从俄罗斯输往土耳其西北部海岸的Kiyikoy,然后继续输送至欧洲边境。这两个项目都没有受到美国的制裁或言论的影响。

与此同时,俄罗斯在欧洲以外的国际天然气市场的角色也在加大。连接西伯利亚科维克塔(Kovyktinskoye)和俄中边境的布拉戈维申斯克(Blagoveshchensk)的“西伯利亚力量”(Power of Siberia)管道应该会在今年12月投入运行。长期规划的液化天然气(LNG)开发项目的首期去年投入运行,为来自俄罗斯北部亚马尔(Yamal)的天然气提供出口路线。第二个项目在筹划之中,据报道该项目将把天然气输往沙特阿拉伯,由沙特提供资金。

根据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能源研究中心(Center for Energy Studies)编制的一份摘要简报,俄罗斯公司诺瓦泰克(Novatek)计划到2030年将年出口能力提高至7000万吨。

普京利用能源市场的能耐,在于吸引国际合作伙伴进入与各个项目相关的基础设施。这促使进口国不更换供应商,甚至在市场波动之际也是如此,这意味着俄罗斯可以避免激烈的价格战。

这在欧洲市场将尤为重要。过去10年,欧洲的天然气需求有所下滑,而且受到可再生能源利用率上升的威胁。欧盟最新的目标似乎表明,到2030年代初,可再生能源将为欧洲供应近三分之一的电力。德国的目标是到2030年由可再生能源供应65%的电力。天然气将供应其余部分的电力,但天然气本身的供应竞争将变得激烈。

在这类情况下,其他任何天然气生产国(例如美国、卡塔尔或埃及)都不会拥有像正在建设的连接俄罗斯与欧洲的管道网络那样的基础设施优势。

能源安全风险显然不足以阻碍消费国(特别是德国)购买更多。他们可能认为(这有一定道理),俄罗斯自己依赖天然气销售,在保持供应方面永远玩不起政治游戏,甚至在关系紧张之际也不例外。依赖是相互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