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印度

中国企业出海印度,如何提高生存率?

胡剑龙:两位领导全球社交媒体的年轻人,Facebook的扎克伯格和字节跳动的张一鸣,可能需要重温老安巴尼的训导,学习如何与印度政府打交道。

在我到访的前夕,海外市场的一位负责人刚刚探访了印度班加罗尔,在那搜寻合适的办公地点。他们找得有点辛苦,在拥挤的中心城区,找到能容纳400人的办公空间,殊为不易。

而另一家直播企业,来自杭州的Viva Video已经扎根班加罗尔多年,他们把自己的印度办公室放在了印度知名的创业心脏Koramangala。老家山东的白鹏,在2018年底,也将自己的短视频创业项目Injoy从德里周边的古尔冈,搬到Koramangala。

印度人开始察觉到中国社交媒体的影响力。班加罗尔的创投媒体Factory Daily曾发布一篇长文,在比较2017年和2018年的数据后,惊人的发现,Google Play store 排名前100的应用中,中国占18席。 到2018年年底,这一数字已经达到44个。

这似乎证实了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的判断。去年年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认为,中国科技创新发展出的模式,将不仅限于在中国市场阻击海外巨头,而且将在全球范围内同其他跨国企业展开竞争。近期的趋势表明,美国适用的商业模式更易推广到欧洲、澳大利亚等国家。而中国的商业模式和企业家更倾向于走向东南亚或是非洲。

试水Dailyhunt后,从2017年下半年,字节跳动开始在印度组建自己的团队。火山小视频和收购过来的Musical.ly相继开始拓展印度市场。

而同一时期的阿里和腾讯,正在印度买买买。公开数据,从 2016 年到 2017 年 6 月,中国企业已向印度创投企业投入 23.7 亿美元资金,阿里巴巴和腾讯是最主要的贡献者。

此前,腾讯也曾对印度寄予厚望。2012年,微信进入印度,在高峰期,微信印度的团队达几百人,但遭遇严重的水土不服后,腾讯改变在印度的策略,转而以投资为主。

2017年11月,在收购Musical.ly之后,字节跳动截至目前都没有再出现大笔收购海外业务的情况,转而将资金投入到产品运营。在印度,2018年6月,字节跳动上线社交媒体平台Helo,对攻本土的Sharechat。这款应用提供14种当地语言,包括印地语、泰卢固语、泰米尔语、马拉雅拉姆语等,是 Google Play商店的热门免费应用之一。

印度难题

据公开报道,2018年,字节跳动是谷歌和Facebook在全球最大的广告客户之一。这足以证明,它在海外布局的速度和决心。但快速扩张和国际化经验不足,导致它很快就在海外遭遇挑战。

TikTok在海外被禁,并非第一次。

去年7月3日,印尼通信部宣布对TikTok暂时封禁,原因是该机构认为,TikTok上有一些内容不利于青少年儿童成长。在与妇女儿童权益部(PPA)及印尼儿童保护委员会(KPAI)进行商议后,执行这一禁令。

不过,一日之后,此事有了转机。TikTok管理层与印尼通信与信息技术部召开记者发布会。印尼通信与信息技术部部长对媒体表示,TikTok其实是一个非常适合表达创意的平台,自己也是TikTok的忠实用户。一周后,TikTok在印尼恢复服务。

相比印尼,TikTok在印度的想象空间更大。张一鸣在公司内部会议上,不止一次提到公司在印度的成绩。

4月中旬,TikTok下架后,它在印度的竞争对手——尤其是来自中国的App,并未幸灾乐祸,反而感受到另一种焦虑:对印度营商环境的不信任,似乎正在变成现实。很多人创业者和投资人忧虑不已。双方两国脆弱的外交关系,印度政府是否在选择性执法,拿中国企业开刀?印度的大选即将来临,中国议题常常可以轻易撬动舆论,中国企业是否被绑架到政党竞争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