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人口外流下中国东北的“萎缩城市”

困扰东北地区的种种问题,反映了中国在试图从中等收入国家发展为发达国家的过程中,将要面临的更广泛挑战。

在齐齐哈尔,随着人口减少、房屋变得明显过剩,房地产投资——经济活动的支柱——在2015年开始下降。在全中国范围内,房地产销售据信去年已达历史最高点。由于投资追逐房地产销售,经济学家认为住房对钢铁、水泥等上游行业增长的拉动作用将日益缩小。

如果一组经济学家被委任寻找一个反映困扰中国经济的种种问题的例子,没有哪儿比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更典型了。该辖区有大约30万人口,几十年来几乎完全依赖四家国有企业。

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国一重(China First Heavy Industries),这是一家钢铁和机械制造厂,成立于1954年,属于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工厂占地广阔,厂门口依然矗立着一座10米高的不锈钢毛泽东塑像,这是全中国最大的毛泽东塑像,重逾33吨 。

2000年代初,中国一重的董事长满怀雄心地鼓励大规模举债以扩大生产。据工人表示,随着对该厂产品的需求激增,在截至2012年的十年间,工人的工资涨了两倍,至每月6000元人民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该地区的其他几家大型企业——一家钢铁厂、一家化工厂和一家火电厂——当时也蓬勃发展。原本是稀罕物的小汽车当时变得司空见惯了。2008年,肯德基(KFC)在这里开了一家分店。

然后在2014年,经济衰退来了。全中国的钢铁产量十年内增长超过两倍,供应远远超过了需求,而房地产市场出现的周期性下滑使得钢材价格大幅下跌,以至于一些品种变得和白菜一样便宜。

中国一重董事长吴生富被迫降薪,开始了裁减管理层的艰巨任务。

斯特凡•施瓦布(Stefan Schwaab)是被吴生富聘请的第一位外国董事,据他说,当时该公司几乎所有员工的工资跟2014年的水平相比都降低了30%至40%。他表示,“降薪从最高层管理人员开始。后来扩展到工人。许多人别无选择,只能找另一份工作来维持生活。”

不久之后,齐齐哈尔其他4个工业支柱中的两个倒塌了。

齐齐哈尔的钢铁厂北满(Beiman)发行的一系列债券出现违约,并被当地法院宣告破产,还欠下了73亿元人民币负债。该市的化工厂也破产了——如今厂内现场杂草丛生——而电厂解雇了数百名员工。

这些年来整个东北都动荡不安。2016年,在经济几乎完全依赖一个煤矿的双鸭山市,数千名当地人连续几天走上街头抗议,要求支付欠发的工资。

根据一些参与者的说法,前一年在齐齐哈尔,工人聚集在中国一重门外,要求获得他们会领取到养老金的保证。当地人说,在官员试图消除他们的担忧之际,警察在抗议活动结束前拘留了数十名工人。当年晚些时候,吴生富自杀了。

三年多来,富拉尔基的街道上到处都是空荡荡的商店和办公室。公寓楼大多是旧的,而且明显破败不堪。唯一挂出招聘牌子的企业是那些迎合老年人、销售轮椅和助听器的企业。

北京和上海的金融家们开玩笑地说“投资不过山海关”,这也许并不令人意外——山海关是长城的最后一个前哨,长城曾经将中华文明与东北部蛮族的世界隔开。

齐齐哈尔位于山海关以北很远的地方。然而,尽管其经济困境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预兆,但也有希望的迹象。马莺阁可能没有她在工厂当工人的父母曾经拥有的那种远大志向,但她在同龄人当中并不孤单——很多人都认为未来在这里而不是在中国其他地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