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科技向善

“科技向善”看起来很美,但复杂性超出马化腾们的想象

笑蜀:在“算法利维坦”阴影之下,对掌握了算法这一关键权力的马化腾们而言,冷静的内省——尤其是对过度追求做大做强的反省——最为重要。

今年5月4日,马化腾宣布腾讯愿景和使命升级,正式确定科技向善为腾讯新的愿景和使命。

据说这属于腾讯的顶层设计,以腾讯在业界的影响力,不可能不轰动。很多媒体和粉丝追捧,认为指出了中国新经济尤其平台型企业的新方向。

一半是天使,一半至少是混沌

高举价值观的旗帜,强调关怀和使命,这不是马化腾一人之举,而是包括马云等互联网巨头的时尚。诸如马云宣称的阿里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话不能说不对,阿里确曾以一家企业之力,几乎奠定整个国家的电商基础设施。但与此同时,恶性竞争的招数,阿里也没少使,最遭诟病的是一次次祭出封杀大法,封堵几乎所有非阿里系的外部流量来源。这种强烈的排他性跟马云所称的使命显然冲突。就此而言,马云说的更像是:天下皆归阿里,天下才没有难做的生意。

一半是天使,不仅倡导科技向善、商业向善,而且一定程度上有践行。但另一半即便够不上恶魔,至少谈不到君子。这种善恶兼具的混沌,在中国新经济尤其平台型企业是一个普遍现象。不独腾讯,不独阿里,包括滴滴,包括拼多多,越做越大的同时,莫不越来越深陷争议。至于百度,更不必提,于它已经不是所谓争议,而早就是公论滔滔。

当下最惊心动魄的算法失控、算法作恶

又岂止中国,互联网的祖国美利坚也难例外。Facebook 近年的遭遇,就是经典的例子。

众所周知的原因,Facebook 在中国用户不多,但并不影响其掌门人扎克伯格在中国的知名度。这主要因为他为了把自己的商业版图扩张到中国,下了大功夫。比如学习中国国家领导人的著作,比如跟中国网络高官谈笑风生,比如在北京雾霾中晨跑。他还娶了个华裔妻子。

对中国情有独钟的扎克伯格,似乎已经某种程度中国化了。比如对赢家通吃的不懈追求,就是中国企业家的做派。Facebook 的块头已经够大,但他不满足,为不断扩张市场呕心沥血,力图排除一切竞争对手。吞并Instagram,吞并WhatsApp,都基于此种战略考量。

做大做强,中国企业家最向往的这两点,扎克伯格都做到了。除了进入中国市场的努力受挫,Facebook可说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打败天下敌手又如何?这滋味其实并不令人享受,反而从此麻烦不断,以至于Facebook 的联合创始人 Chris Hughes也不能不出手,前几天在《纽约时报》上长篇大论强烈呼吁:“是时候拆分 Facebook 了”。其理由骇人听闻:Facebook能量之巨,已足以动摇“国本”。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马克是个善良的好人。但令我愤怒的是,他对增长的关注导致他为了点击量而牺牲了安全和文明。我对自己和早期的Facebook团队感到失望,因为我们没有认真考虑新闻推送算法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文化、影响选举、赋予民族主义领导人权力。我担心马克身边的团队只会强化他的信念,而不是挑战它们。”

“牺牲安全和文明”,可能没什么指责能比这更严厉。那么,Chris Hughes的依据到底是什么?

这就需要从去年的“剑桥分析丑闻”说起。该丑闻导致扎克伯格不得不接受美国国会长达五个小时的质询,并公开道歉。表面看起来,该丑闻主要是一起隐私泄露事件,即Facebook上5000多万用户数据被第三方公司盗取,但实际上没那么简单。剑桥分析利用这些盗取的数据销售所谓选民心理档案,通过帮助某些政客赢得选票而盈利,这才是要害。这凸显Facebook 鲜为人知的一面——可能被不良政客甚至境外势力用来影响一国政权更迭。这或许是当下最惊心动魄的算法失控、算法作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