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食与美酒

哪家航空公司酒单最好?

简希丝•罗宾逊:新加坡航空每年请葡萄酒大师精选酒单,阿联酋的头等舱商务舱甚至能把机票钱喝回来,英航每况愈下。

1995年,我获邀参加了为英国航空公司(British Airways)挑选机用葡萄酒的专家小组,顿觉成就感爆棚。

专家组其他大腕级成员包括了全球最红的葡萄酒作家休•约翰逊(Hugh Johnson)、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葡萄酒部主管迈克尔•布劳德本特(Michael Broadbent)以及葡萄酒大师科林•安德森(Colin Anderson)。科林•安德森曾负责里昂联合集团(Allied Lyons)的葡萄酒采购事宜,其鼻子都由劳合社保险公司(Lloyd’s)承保!

我们赶至Hatton Cross,去品鉴成百上千款飞机上候用的葡萄酒,最后列出了入围名单,让英国航空公司采购人员全力去落实。

两位稔熟葡萄酒的前空乘——彼得•尼克森(Peter Nixson)与安迪•斯佩罗(Andy Sparrow)可谓鞍前马后:组织安排竞标者、协调权衡入围酒,并把酒放在最合适的仓库,并监控入库的酒。

那几年是英国航空公司最为辉煌的年代:鼓励空乘人员参加专门的葡萄酒培训课。相关预算也十分充裕。头等舱中的葡萄酒通常都有顶级干红(top classed growth claret)与一级勃艮第干白(premier cru white burgundy)。协和式客机(我们都引以为傲)就如同皇冠上的宝石。我们的葡萄酒鉴定不时被协和式客机起飞的巨大轰鸣声所打断。

我们对协和客机专用酒窑(Concorde Cellar)尤为自豪,窑中每瓶藏酒的价格几乎等同于机票价。妙处是飞机专用葡萄酒“只需”100箱而非成千上万箱,此举让以小众酒庄为主的勃艮第等产酒区入围的可能性大减。(为何博纳酒(Beaune)大型经销商与酿制夏布利白葡萄酒(Chablis)的合作社在航空公司酒水单上独占鳌头是有原因的。)尼克森与斯佩罗来到勃艮第一家久负盛名的酒庄,这家一直傲骄地紧闭大门的酒庄一听到他们提及“协和式客机”这个词后,立马开门迎客(神奇之至)。

然而到了2001年九月,整个航空业已是风光不再。在我们看来,立竿见影的变化是英国航空公司把葡萄酒专家小组裁减至只剩我一个光杆司令,斯佩罗也被调至餐食部工作。

我希望自己与尼克森仍能一如既往盲选出上乘的美酒佳酿,但昔日乐趣已完全不复,部分原因是因为英航的预算开始大幅削减。协和式客机成为英航经济上难以为继的负担,最终于2003年彻底停飞。

2009年,英航当时的CEO威利•沃尔什(Willie Walsh)废除了以口感选机用酒的政策,而是为三个舱位等级指定唯一供货商来削减开支。

2010年,我辞去了英航的选酒专家一职,但仍对各航空公司专用酒颇感兴趣。有些医学专家建议在3.3万英尺高空飞行的客机上不要喝任何酒精类酒水,但我可以在长途航班上饶有兴趣品读上半小时机用酒水单,还可以花更长时间品鉴飞机上的佳酿美酒。

在如今廉价航班与收取燃油附加费盛行的年代,聘请专家盲选飞机专用酒的做法越发凤毛麟角。但新加坡航空公司(Singapore Airlines)每年会两次邀请知名葡萄酒作家奥兹•克拉克(Oz Clarke)、葡萄酒大师李志延(Jeannie Cho Lee)以及澳洲葡萄酒大师迈克尔•希尔•史密斯(Michael Hill Smith)花上一整周时间从成百上千款参选葡萄酒中选出航空专用酒。

包括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在内的越来越多航空公司由中东一家公司供专用酒,要知道中东并非知名的葡萄酒消费区。位于迪拜的MMI为中东各航空公司供酒,因此如今中东各航空公司的专用酒档次冠绝世界。阿联酋航空公司 (Emirates)在头等舱供应波尔多一级名庄葡萄酒(First Growth Bordeaux),有时在商务舱提供二级美酒。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公司(Etihad)与卡塔尔航空公司(Qatar Airways)给爱酒乘客提供的专用酒很上档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