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朝鲜

美朝关系已重回“冷战”态势

孙兴杰:朝鲜一周内发射两次导弹,尤其是第二次基本触及到了中远程导弹的底线,美国非常可能逆转美朝关系。

进入5月,朝鲜在六天里进行了两次武器发射,进一步说就是短程导弹的发射。5月4日朝鲜发射了多个飞行物,韩国方面认为是新型战术制导武器,朝鲜方面最后也确认是大口径远程火箭炮和“战术制导武器”。美国方面的反应则颇令人玩味。第一次发射之后,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朝鲜并没有发射弹道导弹,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回应也是比较温和的。5月9日,朝鲜发射了两枚射程接近500公里的导弹后,特朗普认为,没有谁对朝鲜的行为感到开心,同时也认为朝鲜没有准备再进行谈判。

在河内峰会失败之后,朝核外交进入了一个分叉口,美朝关系正在进入一个新的轮回。但是,与前几次美朝之间就核问题进行的接触不同的是,当下的美朝关系具备了明显的“冷战”逻辑。

如果将美朝关系视为一种“冷战”的重现,可能有些牵强,毕竟朝鲜和美国并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但不可否认的是,美朝关系具有鲜明的“冷战”特性。第一,美朝之间的意识形态对垒是非常强烈的,可以说这种对立并没有超越“冷战”,美国作为“冷战”的赢家,并没有改变自己,没有像福山说的那样“历史终结”;朝鲜三代领导人的基本思想意识具有很强的连续性和传承性。第二,美朝之间的对抗态势并没有改变,美韩军事同盟的首要功能还是防范和制衡朝鲜,这一基本态势并没有随着美朝首脑接触而改变。第三,朝鲜依然孤立于世界经济之外,虽然去年七届三中全会已经做出了国家战略重心的调整,但并不意味着朝鲜要融入到世界市场经济体系之中。第四,至关重要的是,朝鲜事实上拥核,2017年11月进行的远程导弹发射,意味着美朝关系具有核威慑的性质。

从去年美朝关系缓和以来,特朗普和金正恩进行了两次举世瞩目的会晤,但美朝关系的基本态势并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当然,从外交局面来说,朝鲜外交有了质的变化,形成了比较活络的外交气氛,但是,外交终归还是要为国家利益去服务的。美朝关系的基本结构之下,外交是通往朝核问题的解决,还是通往各自国家利益的实现呢?“冷战”的根本逻辑就是生存,通过漫长的战略博弈最终赢得胜利,因此“冷战”具有体系性对抗的特征,代表生死存亡的终极考验。体系性对抗在美苏“冷战”期间最为典型,美朝关系是不是也具有这样的特性呢?在拥核之前,朝鲜手中筹码有限,无法与美国进行核武方面的博弈;2017年之后,朝鲜不再是体系内的小兄弟,而是独当一面,至少朝鲜的自我认知是军事大国。由此带来的结果是,朝鲜越来越认为或者呈现出与美国进行对等博弈的特征,并不是说核问题是美朝之间的问题,而是说因为核武器,美朝关系越来越具有战略上的平等性。朝鲜自己就是一个体系,当然,朝鲜也必须经受国际体系的多重压力。

“冷战”并不是目的,而是一种状态,最终的结果还是零和博弈,一方搞垮另一方。因此,生存是“冷战”的第一优先目标,至于经济繁荣则是次一等的目标。在美朝谈判过程中,特朗普不断强调,朝鲜拥有巨大的经济潜力,如果朝鲜无核化将会成为一个繁荣的国家。但在生存逻辑之下,核武器就是目的而不是手段。朝鲜的生存逻辑与特朗普的发展逻辑,不但不在同一基调,而且简直可以说是鸡同鸭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