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同性恋

同性恋不是病,如何结束扭转治疗的闹剧?

董一夫、龙大瑞:尽管同性恋已被去病理化,心理学研究也显示扭转治疗会使人受到心理伤害,但扭转治疗依然很普遍。

当成长在纽约布鲁克林的男孩本吉•昂格尔(Benjy Unger)发现自己无法消除对同性的渴望时,他和家人来到了新泽西州的“乔纳”(JONAH)诊所——一个以宗教保守派为背景的同性恋“扭转治疗”机构。

为昂格尔进行“治疗”的,是一位号称“人生导师”的阿兰•唐宁(Alan Downing)。唐宁既没有正式的心理学教育背景,也没有心理医生的职业资格。在他看来,昂格尔的同性吸引由年幼时与母亲接触过密所致。于是,在一次“治疗”时,唐宁命令昂格尔用网球拍反复猛击一个枕头,并想象着那个枕头就是昂格尔的母亲。每击打一次枕头,昂格尔都被要求大声喊出:“妈妈!”直到他紧握球拍的手开始流血,击打才被叫停。昂格尔与母亲原本亲密的母子关系,也因这一次次“治疗”而几近崩溃。

18岁的查伊姆•莱文(Chaim Levin)来到“乔纳”后,唐宁认为莱文同性恋的“病因”是缺乏男人的“阳刚之气”。于是,在一次“治疗”时,莱文在“人生导师”的诱导下不断地说出对自己的负面评价。每说出一条自己的缺点,莱文都被要求脱下一件衣服,直到他一丝不挂地站在“诊室”里的落地镜前。不过,莱文非但没有感受到所谓的“阳刚之气”,反而更加为自己的性取向感到羞耻。

“乔纳”认为昂格尔和莱文的同性恋是一种疾病,而国际科学界对同性恋的去病理化早已达成了广泛的共识。1973年,美国心理学协会正式将同性恋去病理化。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做出了同样的决定,将同性恋从《国际疾病分类标准(第10版)》中删除(每年的5月17日也随即成为“世界不再恐同日”)。在中国,2001年的第三版《精神病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也正式将同性恋去病理化。近年来,美国、巴西、南非、以色列和香港等地的心理行业协会也纷纷做出声明,谴责扭转治疗缺乏科学依据。权威的心理学研究也显示,扭转治疗会使客户受到心理伤害,并提高其抑郁、焦虑和自杀的风险。

尽管如此,扭转治疗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在全球范围内依然十分普遍。近期,澎湃新闻的记者暗访了几家中国国内号称能够“治疗”同性恋的医院和诊所,并亲身体验了同性恋扭转治疗。尽管记者暗访的大多数医生都承认同性恋并不是疾病,但当被问到“同性恋能治疗么”一类的问题时,很多医生和医疗机构都做出了肯定的答复,并向记者收取检查费和治疗费。在一家催眠诊所中,“医生”表示同性恋为“前世的冤孽”,并声称之前来“治疗”同性恋的“患者”经过几次500元一小时的催眠,“愿意处理的都处理好了”。

然而,对现代医学和心理学常识稍有了解的人,都可以发现扭转治疗的荒谬。那么,为什么在同性恋去病理化后的如此长时间内,扭转治疗依然泛滥?

最直接的原因,恐怕就在于公众对于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等性取向与性别认同少数人群(英语中统称为LGBTQ)的基本科学知识缺乏足够的认知。在北京同志中心2015年问卷调查的近千名中国心理咨询师中,有35.3%的受访者依然错误地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如果专业人士对关于同性恋基本知识的理解有如此高比例的偏差,普通民众对性取向与性别认同少数群体的知识了解多少,则可想而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