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职业女性

担任律所合伙人与做母亲冲突吗?

英国法学院新生中,女生占三分之二,但在律所,女性权益合伙人仅占19%。女性往往要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做取舍。

一个当妈妈的还能同时担任合伙人吗?这是几十年来无数律师曾经面临的问题。在美国法学院去年的新生中,女生占了一半多一点;在英国,这个比例为三分之二。然而,根据咨询公司普华永道(PwC)的数据,2018年英国律师事务所的权益合伙人(equity partner)中,女性仅占19%。麦肯锡(McKinsey)2017年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数据。

人们普遍认为,其中的症结在于很多女性面临这种选择:是担任合伙人(这意味着一周七天、每天24小时待命,而且要承受创造业务的压力)还是组建一个家庭?同时,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法律职业中心(Center on the Legal Profession)主任戴维•维尔金森(David Wilkins)表示,目前权益合伙人职位有限,因为很多律所希望降低成本。

他说,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对女性产生巨大影响,因为她们仍然承担着大部分照顾和养育子女的责任,而且独自承担着生孩子的责任”。

然而,倡导在法律行业提高多样性的人士日益强调,不能错误地把这种情况看作是不可避免的。他们敦促律所寻找解决方案。诺顿罗氏律师事务所(Norton Rose Fulbright)主席法尔米达•比(Farmida Bi)表示,尽管公然的性别歧视经常受到诘责,但潜意识的偏见和想当然的观点也在阻碍着女性。

例如,假设几个合伙人想组建一个团队处理一笔交易,他们可能觉得一个当母亲的不愿意在凌晨两点接听一位要求苛刻的客户的电话或者频繁出差。而对于一位当爸爸的,就不会有这样的猜测。比表示,希望在高层提高多样性的律所需要改变业务流程。

专注于合伙和雇佣法的CM Murray的合伙人萨拉•奇尔顿(Sarah Chilton)表示,为律所创造业务的压力会让这个问题变得更严重。“在专业服务领域,一般有一种看法,你必须证明自己的存在。谈到开拓业务和创收,有人因为分派工作的人怀着有意或无意的偏见而得不到机会的吗?”

绘制一条重返工作岗位的路线

招聘公司Mlegal的合伙人梅琳达•沃尔曼(Melinda Wallman)表示,律所传统上一直实行“要么升职要么退出”的模式——干得好的升为合伙人,干得不好的走人——因此律所有必要及早发现有才华的律师(associate),阻止他们因为计划要孩子而自行选择“退出”。

沃尔曼表示:“他们应该说‘我们希望你留下来并成为合伙人,如果你要建立家庭,我们希望等你回归’。”沃尔曼与人合作发起了Reignite Academy,该项目旨在帮助英国金融城律师在职业中断后重返职场。

她补充称,对防止女性因休产假或家庭假而落后这个问题态度严肃的律所,还应实施更规范的员工和客户管理系统,别把与重要客户的关系全部交给男性负责。

奇尔顿表示,同样重要的是,“不要在她们休产假时忘记她们的存在”。“邀请她们一起午餐或参加活动,允许她们与客户保持联系。撰写条款这种简单工作可以交给休产假的员工,她们在家就能完成……这有助保留她们在业界的名声。”

在更根本的层面上,沃尔曼质疑有关合伙人需要时刻待命的观点。“要成为一名成功的律所合伙人,你是否需要拿出全部时间,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她问道,“我们需要让人们可以用更少的时间来履职……这对于女性以及下一代都很重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