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科技巨头

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三种方式

美国政界和监管机构对科技行业的关注引发一个问题:对于一些全球最具实力的公司,强制拆分是否很快提上议程?

现在是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自由评论期。随着美国政界人士、监管机构围堵该行业,一个曾经不可思议的想法越来越经常被提起:对于一些全球最具实力的公司,强制拆分是否将很快被提上议程?

今年3月,美国马萨诸塞州参议员、很有希望的总统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将这一想法首次推上媒体头条——她承诺,如果问鼎白宫将拆分大型科技公司。

上周,有消息称,美国司法部(DOJ)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已就可能展开的反垄断调查划分好责任。硅谷再次笼罩上了严厉监管的阴影。

与此同时,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宣布将就美国反垄断法是否需要收紧以应对科技巨头展开调查。

这种热切的关注让该行业的批评人士变得更加大胆,并促使高管和分析师开始提出一个直至最近还似乎不可思议的问题:应采取何种形式进行强制拆分?

最常提出的可能方式包括宣布禁止大型科技公司进入某些市场;分割它们最具影响力的平台,使这些平台变为独立的受监管的公用事业公司;以及撤销过去完成的、在当时没有引起多少担忧的收购。

但即便是缩减这些科技巨头的规模,并将它们的业务分散给一批新成立的公司,可能也不足以平息所有担忧。

硅谷资深投资家、大型科技公司的批评者罗杰•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表示:“这样做只是把问题分散开,而非解决问题。如果把谷歌拆分成10部分,仍有10个人在那里收集互联网用户的详细数据资料。”

对领先科技公司进行强制拆分的几率微乎其微。华盛顿一位批评谷歌的人士表示,沃伦号召采取大力行动的呼吁,不过是“获取政治关注的一种修辞手法”。“它表明你是认真的,在反垄断领域比谁都厉害。但选民知道,要做到很难。”

与此同时,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研究反垄断的教授赫伯特•霍温坎普(Herbert Hovenkamp)表示,对监管机构而言,寻求让拆分得到最终批准的反垄断案件“代价高得可怕,而补救措施总是令人失望”。

他指出,2001年微软(Microsoft)通过上诉成功推翻了一项要求将其Windows业务与其他业务分拆的法院判决,这起诉讼是美国监管机构如今可能对采取类似行动持谨慎态度的原因之一。

但这并未阻止人们越来越多地讨论一个问题:针对科技行业可能采取什么形式的强制拆分或其他结构性限制措施?

限制它们进入某些市场

一种做法是限制这些公司可以运营的市场数量。麻省理工学院(MIT)管理学教授迈克尔•库苏马诺(Michael Cusumano)表示,这将是朝着一种旧式的经济监管的回归,即许多商业活动领域被限定由一系列规定的公司运营。

麦克纳米说,这样做有先例:一份美国1956年达成的涉及AT&T的和解协议。此次干预限制这家电信垄断者只能在受监管的市场运营,降低了它在更大范围内成为主导者的可能性。

类似的安排也可以用来约束科技公司。麦克纳米认为,显而易见,它们可能被阻止进入的领域包括运输和金融服务业,它们已经开始在这些行业崭露头角。这样划线也将迫使这些公司剥离它们在这些领域已经拥有的任何业务。

剥离平台业务

第二种方式是分拆垄断的数字平台,这一想法在科技业批评者中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沃伦等这一想法的支持者称,这样做将解决一个常见问题:赢家通吃现象,即网络效应催生占主导地位的平台。

拿当今的大型科技公司来说,这些平台涵盖从谷歌的搜索引擎、苹果(Apple)和谷歌的移动应用商店,到亚马逊(Amazon)的电商平台。

然而,试图将大型科技平台分割成独立的公司,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一个复杂的地方是科技公司围绕自家的平台建立了不同的商业模式。

例如,谷歌对其安卓(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不收费,而是利用它来吸引用户使用其由广告支持的服务。

库苏马诺说:“如果把这一切拆散,那将毁掉这家公司。正是免费的Android业务支撑着谷歌地图、Gmail等功能。”

决定一个平台由什么构成,以及如何分割科技巨头数字业务中的众多功能,也将成为一个复杂且引起争议的过程。

撤销以往的收购

重组大型科技公司的第三个选项将涉及解除过去完成的收购,例如Facebook收购WhatsApp和Instagram以及谷歌(Google)收购YouTube这些交易。

这些业务在两家公司内部依然是独立的,使得拆分更容易实现。然而,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表示,他计划将Facebook的各项服务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有些人将此解读为先发制人的举措,目的是让该公司更难分拆。

就连一些总体上反对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分析师也承认,一些收购可能有点离谱了。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互联网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表示,科技公司为他们的消费者带来了巨大的益处——但谷歌收购展示广告企业DoubleClick的交易有可能被撤消,即使当时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欧洲监管机构都批准了该交易。

科技公司的境况会怎样?

目前很难判断未来可能进行的拆分将如何影响这些公司。一些人认为这对投资者来说将是一场彻底的灾难。Smead Capital Management负责人、西雅图的价值投资者比尔•斯米德(Bill Smead)表示,从亚马逊网络服务(AWS)拆分出的亚马逊零售业务将会暴露出长期亏损的真相,让它“一直亏本出售并免费送货”。

同样,如果苹果被迫剥离其应用和服务,回到低增长的软件和硬件平台的老路,则会让公司丧失最佳的增长前景。库苏马诺表示:“如果你剥夺苹果出售服务的能力,那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但在其他情况下,拆分实际上可能会让股东受益。例如,Instagram或YouTube等企业可能会脱离母公司的阴影,凭借自身能力成为科技巨头。SunTrust Robinson Humphrey的分析师优素福•斯夸利(Youssef Squali)说:“我认为各部分之和比整体价值更大。”

一些分析师还指出,当今科技集团内部的利益冲突虽然没有引起监管方面的担忧,但可能会阻碍它们的业务前景,这时分拆就是可取的。

例如,AWS在云计算市场的主导地位让其他零售公司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他们是否应该依靠一个竞争对手来满足他们的基本计算需求?Forrester Research的分析师戴夫•巴尔托莱蒂(Dave Bartoletti)表示,如果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AWS将会减轻潜在客户的担忧。

斯夸利表示:“它们成为独立企业有很多逻辑。”他举了支付企业PayPal的例子来说明拆分的潜力——PayPal自2015年从eBay分拆出来以来,市值增长了两倍以上。

然而,目前只是围绕大型科技公司的未来划下了战线,任何重大公司重组的前景可能需要数年才能变得明朗。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