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运输

美国面临的新“铁路问题”

福鲁哈尔:互联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铁路。但主导互联网的公司都是私营、逐利的实体,它们也存在垄断问题。

互联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铁路——当今世界众多商业和通讯活动赖以进行的一项关键公共基础设施。然而,主导互联网的公司都是私营、逐利的实体。和旧时的铁路公司一样,它们也存在垄断问题。

这一点值得仔细思量——考虑到最近几天各界对大型科技公司掌控的权力发出的警告,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和美国司法部(DoJ)反垄断部门主管马坎•德尔拉赫姆(Makan Delrahim)。在上周的一次演讲中,德尔拉赫姆以早期铁路行业的反竞争行为为例,来说明今天的数字“守门人”带来的挑战。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最近已就调查包括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苹果(Apple)在内的科技公司做好分工。

但我认为,真正的行动发生在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该委员会已宣布将调查这个问题:反垄断法规是否需要修订、以应对约束大型科技公司的难题。在未来18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他们将举行听证会,且据内部人士透露,他们可能将与多位知名科技领袖、以及声称遭这些公司打压的竞争对手进行面谈和取证。

在思考这些问题时,读一读1878年那本短小且意外好看的《铁路:起源与问题》(Railroads: Their Origins and Problems)会很有好处。作者是曾任铁路高管和监管者的查尔斯•弗朗西斯•亚当斯(Charles Francis Adams),他在书中分析了铁路在欧洲和美国的崛起,以及迫使它们为广大公众、而非少数19世纪的实业家服务的斗争。

在题为“铁路问题”的一章中,亚当斯写道,“随着形势的发展,显而易见的是,已有的行业法律对如何使用这些现代‘通道’的管理是非常不完善的,因此,所有者既拥有这些‘通道’,又垄断它们。”

你可以用“互联网问题”重新命名同一章节,里面描述的情况就是对当下情况的很好总结。亚马逊将美国逾三分之一的在线零售额收入囊中。谷歌占据美国搜索引擎市场88%的份额,以及整个移动搜索95%的份额。三分之二的美国人都在使用Facebook,而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的Facebook如今拥有排名前八的社交媒体应用中的四个。

所有这些公司,以及全球首家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苹果公司,都因利用自己庞大的生态系统偏袒自家的产品和服务、并将竞争对手挡在自己的网络之外而受到抨击。

监管机构面临的问题是,上世纪70年代之后,美国的判例法使得反垄断诉讼很难胜诉,除非你能证明消费者价格上涨是由垄断权力造成——在与进行不透明的“易货交易”(用你的数据换取它们的“免费”服务)平台打交道时,这一点很难证明。结果是,数字守门人继续壮大。

但这一潮流如今可能正在逆转。为众议院反垄断、商业和行政法小组委员会工作的竞争法专家利娜汗(Lina Khan)新发表的一篇论文,点出了铁路问题与数字守门人问题的极为相似之处。她的结论是,我们需要将平台和业务分开,以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竞争性的数字环境。

这一想法也在受到其他人士的推动,包括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参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她也将大型科技公司比作铁路公司,并认为,不应允许全球营收超过250亿美元的公司既拥有本质上是一种“市政设施”的平台,同时又参与该平台运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