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普惠金融

普惠金融投资人的价值取向

邱慈观:当普惠金融因扩规资金需求而要兼顾盈利时, 它不免与社会使命相抵触,如何在盈利与公益间维持平衡,是小微金融机构及其投资人都要面对的问题。

以“微金融、惠民众”为诉求、以强化金融渠道为目标的P2P借贷平台,在多间平台倒闭及查封后,大批投资人血本无归。正经经营的这类公司虽亦不少,但爆雷事件频发后,网路贷、消费贷的形象重创,连普惠金融也遭鱼池之殃。此时,与普惠金融及其投资人相关的一些问题,又重新浮出,诸如:金额微小就算普惠金融吗?易于取得就算普惠金融吗?还是,普惠金融有特别的价值取向?这种取向会造成普惠金融的投资人有特别要求吗?

普惠金融又称小微金融,由其英文microfinance可知,金额微小绝对是界定特质之一,而无论所涉商品是贷款、转账、支付、储蓄、保险或租赁,都须具备这项特质。以贷款额言,国际上以“2.5倍指标”来判断某笔贷款是否合规,而当贷款金额远高于当地人均所得之2.5倍时,就不能算是微额贷款(microloan)。

但金额只是普惠金融的界定特质之一,当商品金额微小但服务渠道不足时,仍未达普及化标准。渠道不足问题,有些源于地理障碍,有些源于人为制度。前者包括因群山峻岭、地势险恶而造成的金融阻绝,而后者包括因法规要求、思维模式而形成的金融限制。有关于此,互联网、大数据、金融科技的出现,的确化解了先前存在的部分阻碍,也强化了金融渠道的可触达性。因此,许多原本被传统金融所摒除者,如今透过手机APP就能便捷地取得金融商品,包括消费贷。金额数千元的消费信贷,无论在金额上、易取得性上,都符合普惠金融的前两项界定特质,但它是普惠金融吗?

当消费贷以置入性营销方式,诱惑年轻人先买后付,讯息会在消费者心中沉淀、发酵,以至改变行为,最终加剧消费波动。从经济学上消费理论的视角看,消费的过度波动化违反了理性消费行为,对个人及总体经济都有负面影响。更何况,现金贷常以操纵讯息的方式获客,以高利贷方式谋利,以胁迫方式催收,这些作法违反伦理,还能与普惠搭边吗?

事实上,普惠金融从开始出现,就不以利润极大化为价值取向。早期的普惠金融机构明显地公益导向,涉入者普遍为非营利组织,初心单纯,无论是资金供给方(如捐赠者、赞助者)或运营参与方(如高管、信贷员),都致力于强化金融渠道、助益经济发展的社会使命。这情况从1970年代开始持续了近三十年,直到二十、二十一世纪之交才发生改变,理由与商业资金的引入有关,其中包括银行客户存款、股权债权投资、私募资本等。普惠金融的商业化,与先前因资金瓶颈而发展停滞有关,但小微金融机构针对所引入商业资金须做相应改变,其中包括改制营利、股东分红等,而这些改变平添了组织目标的复杂度。

当普惠金融因扩规资金需求而需兼顾盈利时, 它不免与社会使命有所抵触,而如何在盈利与公益之间维持精致的平衡,形成小微金融机构本身及其投资人都要面对的问题。

就小微金融机构本身,组织学专家认为,它们应是混合型组织(hybrid organization),融合了商业与公益两种形式,而兼顾金融机构依循的商业机构逻辑与公益组织依循的社会发展机构逻辑。每个领域都有一套被其成员视为当然的“机构逻辑”,而这套想法与做法也形成该领域活动的指导方针。譬如,传统银行有一套放款流程,透过贷款来从客户获利,社会福利组织有一套资助流程,透过它来对弱者扶持,而两种流程都分别被领域下成员所接受。但是,当小微金融机构须融合两套想法及做法时,它要盈利又要普及金融,则组织活动须同时涉及商业与公益,信贷员须同时有银行专业且能关切弱者,其中必然存在一定困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