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分析:“欧亚经济圈”面临挑战

除了建设基础设施之外,中国推动欧亚大陆经济圈的战略,还面临各国协调政策、改革关税以及促进一体化等挑战。

一位蒙古银行家的办公室里装裱着一件珍贵的纪念品:一份契约,于七八个世纪前用老维吾尔文签署,指定一车小麦为一笔贷款的抵押品。

在蒙古可汗们的帝国时代,繁荣的丝绸之路将马可•波罗(Marco Polo)带到元大都(如今的北京)。在中国寻求能够取代美国成为出口市场的欧亚经济圈之际,蒙古帝国的遗迹在今天具有重要意义。

广阔、畅通的“互联互通”大陆区域的概念,对中国大型基础设施公司颇具吸引力。一些欧洲人也喜欢建立不包括美国的宏大地缘政治联盟的想法。欧亚大陆圈将仿佛蒙古帝国重来一次,这一次往来穿梭的不是骆驼商队,而是电力线和火车轨道。

这种“互联互通”概念似乎正在迅速发展。在2013年至2015年中国与中亚五国的贸易额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而下降后,2017年,中国与中亚五国的贸易额增长了20%,2018年又增长了15%。中亚西连欧洲,北接俄罗斯。欧洲已经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而俄罗斯过去10年在商业和政治上都与中国走得更近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贸易战最新休战协议进行谈判之前,于6月中旬前往吉尔吉斯斯坦参加上海合作组织(SCO)峰会。上海合作组织是由中国、俄罗斯以及中亚国家建立的经济和安全组织。习近平在会上强调经济因素,呼吁成员国“促进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但“欧亚大陆”能否作为多边贸易圈发挥作用,或者在中国与利润丰厚的欧洲市场之间建立某种通道时,它是否仍将构成安全担忧?仅仅建设基础设施是不够的;人们要能够使用它。但世界银行(World Bank)最近对中国“一带一路”项目产生的债务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在接受调查的国家中,约三分之一的国家的债务负担增长速度将超过新投资带来的经济增长。

世界银行在最近的另一份报告中表示,各国不一致的监管规定使从中国向外辐射的“交通走廊”面临许多障碍。该报告指出,各国不应建设基础设施,而应解决边境贸易方面的障碍。报告的结论是:“基础设施方面的差距加剧了政策方面的差距,跨地区一体化基本不存在。”

世界银行表示,例如乌兹别克斯坦,其基础设施的改善仅能带来约1%的平均收入增幅,但如果缩短过境时间,收入增幅将达到9%。协调的法律机制、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改革,以及其他准则(支撑上述古老贷款协议的东西),都是必要的。

这不是新问题。中国人、欧洲人和波斯人都曾经遭遇过蒙古人残暴战士。但在蒙古帝国,成吉思汗(Genghis Khan)被尊为立法者,他制定的标准化法律让分散的部落能够在经济和政治上融合。

区域一体化本身也带来挑战。世界银行表示,更自由的贸易将导致更多中亚人移居到城市,因为农业进口使他们离开农场。城市化增加了对就业和政府服务的需求。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引发动荡。

10年前,中国警方试图阻止维吾尔族学生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举行抗议活动。事件起因是维吾尔族工人在中国南方一家玩具厂的斗殴中被打死。随着警方向抗议者开枪的消息传开,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工人袭击了汉族行人和店主。随后发生了数小时的暴力事件,导致近200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汉族人。几个月后,警方向市民发出一条措辞不当的手机短信,提醒“针刺”袭击,这引发了群体性失控,并引发了第二轮族群暴力,这次是由汉族人领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