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台湾

台湾选情的诡谲与演化

林正修:2019年的台湾选情走到三角竞争的局面,而且将由排名最后的人选左右大局。

2019年7月中,韩国瑜以大比数赢得国民党党内初选,让台湾来年的选举成为一个诡谲的局面。如果现任的蔡英文与韩国瑜两人对决,双方可谓势均力敌,韩民气高却必须兼顾高雄市政与全台竞选事务。而蔡英文具有行政优势且有美国加持。但若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加入战局,蔡英文落选的可能性便大幅提高,而柯文哲在目前三人的各色民调中,都属第三。

排名最后的候选人决定来年选情

东亚的地缘结构框限了中小型政治体的基本选项。过去三十年,东亚的安全承诺来自美国,而营收与顺差则来自中国。其中韩国、台湾与菲律宾在总统选举上,表现出一定的共性,即透过立场对立的总统轮替,来平衡特定大国的单方干预。菲律宾从阿基诺三世(Benigno S. Aquino III)到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完成了亲美到亲中的转向。韩国在对北和解与美日联盟之间摆荡,在台湾则有蓝绿轮替。

然而2019年的台湾,却走到了三角竞争的局面,而且还是由排名最后的人选左右大局。2017年韩国大选中代表第三势力的安哲秀,即使得票超过两成,也无法左右大选的结果,而台湾2020大选的诡谲局面,其根源在于选民结构,尤其是柯的支持者。一般来说,“柯粉”偏绿却不执着,在总统选举上,他们明知支持的对象可能名列第三,却毫无弃保的情结。他们认为让柯文哲走上全国的舞台,比蔡英文连任还重要。

民进党人认为2020年是国家认同的决战,香港局势更加深了绿营青年的“亡国感”(台湾网民称为“芒果干”)。但年轻人不会尽归一色,柯粉对绿营动辄抹红柯的作为十分反感,在反对中国压制民权的同时,他们也同意台湾必须谨慎处理与北京的关系。在日形僵硬的两岸语汇中,柯文哲的立场滑移与言词闪烁,对支持者来说反而是美德而非缺陷。韩粉则更多地强调对中和解的经济利好与美国的不可信。

总的来说,台湾民意三分的格局初定,柯文哲肯定会下场搅局,蔡、韩胜负未定。未来的半年多,总统候选人三方对垒的情势,会在个别立委选区中产生更多的变化。然而这个由二至三的过程,究竟从何处开始酝酿并得以呈现?

为什么会形成三方对垒?

或出于傲慢或分身乏术,北京对港台的战略弹性日减,剩下的只有更多的恫吓与收买。而美中对抗的激化,让台湾各界感受到更多的不确定性,美国朝野挺台的善意,因特朗普的善变而打折。蓝绿仍是岛内民意主要的结构,但更多清醒而游离的选民觉得蓝绿两端各执一词,都有道理却都不够用。最后这三方态度的浮现,还受益于两党不成熟的初选动员。

蓝绿两党的初选民调都是一个边做边改的游戏规则,早先绿营的蔡赖之争,盛传蓝营准备“灌票”给赖清德,让蔡阵营十分紧张。等到国民党初选上场,绿营支持者编了“有瑜(鱼)吃瑜,没瑜吃蔡(菜)”的顺口溜。在国民党党内,朱立伦批评郭台铭阵营操作“弃朱保郭”;郭台铭痛骂旺旺集团老板蔡衍明操作“民进党手法”,放任绿营群众假称蓝营支持者,但唯一支持韩国瑜,让郭蒙受损失。民调领先的韩国瑜则点名柯粉暗助郭台铭。在操作民意过程中,没有任何一方是清白无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