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韩日关系

日韩贸易冲突背后的东北亚地缘政治

孙兴杰:文在寅的外交成功反衬出安倍外交的失败。日韩贸易冲突背后是美、日、朝、韩形成的一系列三角关系的变动。

大阪峰会刚刚落幕,日本就对韩国动手了。本来不为世人所关注的一对双边关系,一夜之间成为媒体关注的对象。日本宣布限制向韩国出口用于制造电子设备的三种半导体核心原料,而这三种核心原料,日本几乎处于垄断地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向媒体披露说,日本政府宣布对韩国限制出口高技术材料,是出于安全保障考虑而进行的适当的出口管理。虽然这样的说法并不被外界所认可,却透露出了此次日本对韩国发动“突袭”的原因。

日韩冲突代表着东亚地区的三角外交关系体系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可能代表着日韩冲突和摩擦的新阶段。

大阪峰会期间,日韩首脑没有举行会晤,这本身就不太正常,而日本在大阪峰会之后宣布对韩国的核心原材料进行制裁,也是等待G20峰会这一日本今年最重要的多边峰会结束之后,释放对韩国的不满。从短期来看,日韩在今年5月因二战期间强征劳工的问题陷入了僵局之中。日本认为赔偿问题在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中已经解决,而韩国法院判决要求变卖日本企业资产以赔偿被强征的韩国劳工。

除了劳工问题之外,还有慰安妇问题。在朴槿惠总统任内,日韩双方达成了慰安妇赔偿的协议,日方不断强调这是不可逆的解决方案。文在寅总统上台之后,日韩之间在劳工赔偿、慰安妇等问题上的矛盾和冲突爆发出来。原因就在于,这两个问题都涉及韩国的民族情感问题。文在寅在今年的“三一运动”100周年的讲话中,提出了新半岛体系的理念,同时也表示要清算亲日参与,强调反省历史。可以说,清算日本的殖民主义依然是韩国政治中的一条潜流。

日韩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双边关系呢?简单来说就是在美国阴影之下的双边关系,基于外部威胁和现实利益需求而建立起来的双边关系,在各自的外交战略中,彼此都不是对方核心或者优先的外交对象。

日韩两国都不是完整意义上的主权国家,甚至可以说是“半主权”国家。战后日本经过了美军占领当局的改造,除了大量的驻军之外,日本宪法也是占领当局颁布的,修改宪法与日本的“国家正常化”紧密联系在一起。韩国是在美国扶持下建立起来的国家,时至今日,美国依然拥有战时指挥权,文在寅在积极推动战时指挥权的移交。

日韩两国分别与美国建立了军事同盟体系;美日、美韩同盟是日韩安全的保障和前提,对美外交是两国外交的第一优先。可以说,美国与日韩形成了近乎帝国式的轮毂结构,美日、美韩关系的紧密程度和重要性要远远超过日韩关系。日韩关系的纽带有两个:一个是经济发展的需求,当年朴正熙推动日韩建交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韩国要实现经济现代化需要借助日本的力量。二是安全的需求,“冷战”期间,日韩处于“冷战”的前沿,尤其是朝鲜战争期间,日本是美国的大后方。“冷战”形成的大国博弈和朝鲜半岛分裂状态是日韩安全合作的共同背景,“双重断裂”让日韩在安全上不得不相互依赖。

安全和经济的诉求是日韩关系稳定的因素,但两国并没有清算历史问题,如慰安妇问题、教科书问题、劳工问题等等,再加上领土争端,日韩关系不断处于波动之中。最近一年多来,朝鲜半岛出现了重大的转变,日韩关系的基本框架出现了松动的迹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