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贸易

全球贸易放缓的源头在哪里?

邰蒂:在人们担忧美中贸易战之际,很容易忽视一个关键细节,全球贸易放缓始于近年保护主义浪潮爆发之前很久。

全球贸易究竟怎么了?这是七国集团(G7)财长和央行行长上周在法国尚蒂伊(Chantilly)开会时可能问到的一个问题。

在上一个10年的初期,全球贸易以每年近8%的速度增长,是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两倍。然而,今年世界贸易组织(WTO)预计贸易增长仅为2.6%——与预计的全球GDP增长相同。

不出所料,这种转变使得人们对当前贸易战的代价深感不安。的确,G7各国的部长们指出,这是保护主义可能引发更广泛全球经济低迷的证据。

但在这种完全可以理解的担忧的背景下,一个被忽视的关键细节是:贸易放缓始于近年保护主义浪潮爆发之前很久。这似乎表明,我们不能把当前的困境仅仅归咎于贸易战——尽管保护主义当然值得反对。

上周二,国际清算银行(BIS)首席经济学家申铉松(Hyun Song Shin)在法国央行(Banque de France)在巴黎主办的高级金融官员会议上探讨了这个课题。

申铉松首先指出,有几种方法可以跟踪贸易。通常使用的指标是绝对实际贸易或名义贸易。然而,还有一个指标是总出口与净GDP之比。后一个指标现在特别具有启示性,因为它揭示了跨境全球供应链、即经济学家们所称的“全球价值链”的活动。复杂的全球价值链产生多次出口“销售”——这些价值链越广泛,总出口数字相对于GDP就越高。

这一总出口系列数字显示,2000年至2008年期间,全球供应链活动繁忙。的确,正如申铉松所解释的那样,由于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密集供应链活动,相对于GDP的总出口累计井喷式增长16%。

然而,当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总出口大幅下降。或许这并不奇怪。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总出口在2009年复苏,但它们从未恢复到2007年之前的水平。更引人注目的是,自2011年以来,总出口相对于GDP逐年下降——申铉松指出,这意味着,“贸易放缓早在保护主义和贸易冲突爆发的几年前就发生了”。

原因何在?一种解释可能是服务业正在全球经济中变得比制造业更加重要。另一个可能是技术创新:自动化降低了西方制造业的成本,减少了将生产外包给中国等低工资地区的需求。

然而,申铉松认为另一个至关重要——却被忽视——的因素是金融。企业需要大量的营运资金来运营其供应链,其中约三分之二通常来自自己的资源,另外三分之一来自银行和非银行融资。

在2007年之前的信贷繁荣时期,企业很容易找到营运资金和贸易融资。但是,从那时起,陷入危机的银行收紧了信贷。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危机后的监管使得西方银行提供此类融资的成本更高,同时也是因为银行资源受到了极低利率和收益率曲线趋平的破坏性影响。

汇率波动也产生了影响。大约80%的贸易融资是以美元提供的,贸易发票也倾向于以美元计值。这意味着强势美元往往会影响新兴市场企业承担供应链资金负担的能力。

哎,关于金融角色的这一微妙信息,不太可能得到政界人士的很多关注,更不用说选民了。但是,如果申铉松的分析是正确的(我认为是),它至少有三个重要的潜在影响。

首先,如果你想了解全球经济的话,它突显出结合研究金融渠道与“实体”经济趋势的重要性。其次,研究似乎表明,2007年之前的信贷泡沫不仅制造了一个房价上涨的热潮,还帮助催生了一个贸易和全球价值链泡沫。

第三,既然这个泡沫现在已经破灭,期望世界将很快再创那种全球贸易激增似乎是不切实际的——即使美国和中国突然奇迹般地结束贸易战也是如此。这不是一个令人欣慰的消息。但它是G7不得不适应的新现实。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