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企业管理

FT社评:让员工成为企业的道德指针

曾领导内部抗议的谷歌研究员惠特克辞职,反映一个日渐增强的趋势,即科技公司员工试图担当所在企业的良心。

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批评正在愈演愈烈。在最近举行的国会听证会上,来自美国两党的议员让一些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高管如坐针毡。在一片喧嚣声中,梅雷迪斯•惠特克(Meredith Whittaker)从谷歌(Google)辞职不那么引人注目,但依然意义重大。作为谷歌公司人工智能研究员的惠特克,是该公司去年一场内部抗议活动的一名领导者。在发给其他员工的内部电邮中,她警告称,开发人员只有一个“很短的窗口期可以采取行动”,以阻止人工智能以日益危险的方式被使用。

惠特克辞职反映出一个日渐增强的趋势,即科技公司本身的员工试图担当所在企业的道德指针和良心。在那些在价值上高度依赖人力和智力资本、依赖有能力吸引最优秀人才的公司,员工们拥有相当大的潜在筹码,尤其是在集体层面。

惠特克领导的谷歌停工活动,是针对该搜索集团对性骚扰投诉的处理方式而发起的。抗议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涵盖了围绕该公司技术的更广泛问题。亚马逊(Amazon)也遭遇过员工抗议。今年早些时候,近8000名员工签署了一封写给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公开信,呼吁这家零售集团提高在如何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透明度。2018年,亚马逊员工曾抗议公司向执法机构出售面部识别软件。

惠特克现今辞职的决定似乎表明,许多大型科技公司在听取员工对企业文化的担忧方面仍做得不够。然而,回应内部的行动呼吁应该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打造公司系统的有才华员工威胁罢工或辞职,可能削弱科技公司的竞争力。员工行动可以起到加强监管机构措施的作用,后者在处理大型科技公司的过度行为方面越来越积极主动。学术界人士和公民社会团体在塑造这些公司的行为方面也可以发挥作用。

争取社会公益的集体行动的兴起令人鼓舞。在仍大量使用廉价和低技能工人的行业,传统的劳工行动焦点——比如围绕劳动者在工资和工时方面的权利——仍然很重要。迫使公司在行为方式上合乎道德的尝试,往往由个别雇员和弊端揭发者推动。需要落实相关渠道,确保员工能够在不会遭到报复的情况下,讨论潜在的不道德行为。

惠特克关于建立工会的提议,是要求加强员工监督的更广泛呼声的一部分。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已经面临工会发起的养老基金的呼吁,要求在董事会增加一名非执行雇员代表。尽管今年没有取得成功,但此举表明,投资者等利益相关方正在施压,要求大型科技公司改变企业文化。

科技行业之外的员工也在迫使企业应对国际问题。一场全球气候罢工计划在9月举行,鼓励员工加入过去一年进行抗议的数千学生的行列。在广告业,受“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抗议活动的启发,20多家广告公司的员工拒绝为化石燃料行业的客户效力。面对越来越多的指责,大型科技公司应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要重获信任,它不仅要与监管机构接触,还要与自己的员工和利益相关方接触。

译者/谶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