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连任竞选不是“必胜局”

加内什:虽然经济持续扩张,特朗普仍然不受欢迎。在争取铁杆追随者之外的选民方面,很难想出有哪位总统比他做得更少。

2019年1月已经成为遥远、快要被人遗忘的往昔,当时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看起来将输掉下一次选举。他计划在美墨边界建造的隔离墙没有任何资金来源。想想吧,除了在他自己造成的关门期间义务干活的人以外根本就没有什么联邦政府。他在几周内失去了一名国防部长和一名幕僚长。要说谁是华盛顿气势最为逼人的七旬老人,大多数人都会想到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

即使在那个时候,“特朗普衰退”(Trump slump)也让我们中的一些人觉得是中期很自然的事。一旦他有了衬托自己的竞争对手,那些有头有脸的人,而不仅仅是民调中出名的“普通民主党人”,他的谩骂天赋总是会表现出来。确实是产生了效果。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不愿起诉他是另一个推动力。经济没有像某些人预测的那样显著放慢增长也有所帮助。特朗普现在比他任期的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然而,校正和过度校正之间没有多大差别。随着夏季华盛顿人口减少,界限已经不复存在。右翼兴高采烈,左翼则开始沮丧,商业和外交界的外国观察者遗憾地感到特朗普总统会有第二个任期。

一部分是“近因效应”:他取得了一些小小的胜利。还有一部分因素是2016年之后的创伤:未能预见到结果,没有人想再次弄错。不管是出于那种想法,这都绝对是言之过早。

在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之后,特朗普仍然不受欢迎。这并不是说2020年如果经济衰退他就没戏了。如果经济和政治之间的关系像钟表那样有规律,那么民主党人就不会在2016年的繁荣时期下台。同样,一位任内失业率为4%的总统理应会在民众的好感中进入选举年。实际上,根据FiveThirtyEight,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是战后唯一在任期这个阶段净支持率比他还低的总统。特朗普在激烈的民调中落后或勉强领先民主党主要候选人。他没有抵御不良事件的缓冲。

对变幻莫测的经济周期的最佳对冲是广泛的政治吸引力。很难想出有哪位总统比他做得更少来争取铁杆追随者之外的选民。除了一些开明的刑事司法改革之外,本届政府表里都是一样的。

“三角战略”——对摇摆选民的争取——在2016年之后就歇菜了。在党派时代,受益的理应是那些动员完全分裂的选民中自己那一半支持者的候选人。但就在去年,民主党通过吸引年长选民和郊区妇女拿下了众议院,他们许多人要么在2016年投了反对票,要么绝望地放弃投票。

如果说一个国家分化成了势均力敌的两半,那么也就不存在这几百万中间者了。除了没有他也表现足够好的经济以外,特朗普还给了他们什么?他给了那些尚未坚定立场的人什么?

没错,特朗普可以在第五大道上枪杀人民而不会失去选民。但他也可以在不获得新选民的情况下维持和平与繁荣。这是过度奖励自己部落的代价。和推动他上台的人共舞虽然很高尚,但疏远其他所有人是最危险的连任策略。

那些认为2020年选举结果早已注定的人指出了民主党阵营的弱点。但这一阵营包括一位两次当选的副总统,没有人像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那样极端化,而且还有一些来自选举地图上的关键地区的候选人。本周有希望的候选人将在密歇根州展开辩论,这只是特朗普以不到一个百分点优势赢得的中西部州之一。他凭借如此微弱的优势,建立了政界约翰•梅伦坎普(John Mellencamp)的过分夸大的声誉,好像通过心灵感应来调和心脏地带的渴望和风格。他的控制比那还要脆弱。

他应该仍然略占上风。他可以选择在2020年中期停止与中国的贸易战,在足够长的时间内刺激经济以便在11月的选举中胜出。

民主党人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有可能被一些国会的左翼分子所影响。但正如他在1月没有完蛋一样,特朗普现在也不是稳赢。2020年将迎来一场对决,一方并非不可阻挡,另一方完全可以动摇。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