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如何在去全球化时代做投资布局?

福鲁哈尔:在今天的贸易战开始之前数年,全球化就已达到顶峰并开始停滞。最聪明的资本家已经在思考去全球化时代的基本投资理论。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告诉我,他最喜欢的投资不是押注美国本身,而是押注美国公司继续在全球范围内输出资本主义的能力。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持有的股票,如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可口可乐(Coca-Cola)、卡夫亨氏(Kraft-Heinz)和宝洁(Procter & Gamble)等,都是全球特许经营的巨头。其增长越来越依赖于新兴市场,同时它们仍然支付着稳定的股息。巴菲特在2012年表示,它们甚至比美国国债更安全。

短短几年时间,情况竟会有如此大的不同。抛开不谈包括卡夫亨氏在内的各个公司最近所面临的挑战。如今,以美国跨国公司股权作为对冲的一整套理念都遭到质疑。跨境业务在未来几年该如何开展现在都变得相当不清楚,或者说在某些行业到底还会不会开展。

我们都知道全球化正受到威胁。瑞士经济研究所(Swiss Economic Institute)汇编的数据显示,在当下的贸易战开始之前数年,全球化就已达到顶峰并开始停滞。目前的阻力——从较低的跨境资本支出,到民粹主义、关税和对国家龙头企业的推动导致的供应链本土化——都不会很快消失。

因此,最聪明的资本家开始重新思考他们在新时代——去全球化时代——的基本投资理论。一些新规则是显而易见的——更大未必更好。摩根大通(JPMorgan)最近一份关于去全球化的报告显示,在过去20年中,跨境贸易强度与美国企业利润率之间存在非常紧密的相关性。特别是大型公司“大大受益于将劳动力、工厂和资源的获取地点放在那些在工资成本、税收、监管和基础设施方面最有利的国家”。

随着贸易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这种相关性如今正在瓦解。技术将成为未来上演贸易战和政治冲突的主要战场。想想这方面最近的头条新闻,包括中美之间围绕中国科技集团华为(Huawei)的更多争端;欧盟对亚马逊(Amazon)发起的反垄断调查和对高通(Qualcomm)可能处以的罚款;以及G7国家艰难寻求就数字税收制度达成一致。

全球化程度最高的科技股,近年来一路推高市场,如今也将领跌。Faang公司(Facebook、亚马逊、网飞(Netflix)和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最近的挫折是一个标志,但还有很多更微妙、更有说服力的例子在诠释即将发生的事情。在全球范围内销售汽车、洗碗机、电脑和手机中使用的元器件和半导体产品的艾睿电子(Arrow Electronics),刚刚因为“需求状况恶化”而发布了盈利预警。

这并不意味着技术将不再推动增长——只是最好的投资机会可能出现在中国和新兴市场。北京已明确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仅是建设基础设施,而是围绕中国数字标准和中国公司建立一整套高科技生态系统。中国已成为全球移动支付、人工智能设备和尖端生物技术的孕育基地。

我认为中国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非常相似——一个消费需求不断增长的巨大的单一语言市场。它会把亚洲其他地区和许多新兴市场拉入其增长轨道。

例如,美国的传统盟友菲律宾最近决定利用中国电信公司推出其5G网络。我无法想象未来几年投资者在亚洲的表现会差于在美国或欧洲。

不但股票是这样,债券也是这样。就像在低利率世界寻求高收益率的投资者在过去十年里涌入看起来高增长的领域(如科技股)一样,他们也在试图通过挤入债券市场来对冲增长方面的冲击,债券市场如今正处于巨大的泡沫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