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汇率

美中汇率战可能性提振避险资产需求

随着美中汇率战可能性逐渐增大,黄金、日元、瑞士法郎等避险资产需求上升,但这也给日本和瑞士的央行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随着美中之间的紧张蔓延到外汇市场,瑞士和日本的政策制定者正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在中国央行任由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7元人民币之后,美国财政部本周决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使得被视为避风港的资产的价格飙升至新高。

自今年初以来,黄金价格已上涨14%。金价往往随着全球增长担忧加剧而上涨。

避险货币的汇率也在上涨。日元是2019年表现最佳的主要货币,其对美元的汇率上涨近3%,本周初一度触及1美元兑105.90日元。

瑞士法郎对欧元汇率处于2017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周一一度升至1欧元兑1.0862瑞郎。

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和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都有在本国货币汇率大幅上涨时介入外汇市场的历史。

摩根大通(JPMorgan)外汇策略师Paul Hui表示,美中贸易战的升级会“强化、扩大和加剧全球宏观动态(在)外汇市场的主导地位”。这将导致日元和瑞郎等货币进一步走强。

苏黎世咨询公司Wellershoff & Partners的经济研究主管阿德里埃尔•若斯特(Adriel Jost)表示,中国任由人民币贬值的决定,进一步加剧了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从而导致对瑞郎需求强劲,“并很可能导致瑞士央行进一步干预”。

瑞士央行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周,瑞士央行两年来首次开始卖出瑞郎,以限制瑞郎升值。

瑞士央行拒绝就汇率干预置评。

若斯特表示:“中国当局的这一举动,将进一步引发各国就货币贬值互相推卸责任。瑞士央行无法避免会成为这个游戏的一部分。”

贸易战升级,加上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加剧,表明对瑞郎和日元的需求很可能会持续下去。但在“汇率操纵”和汇率战威胁成为关注焦点的背景下,政策制定者正面临艰难的选择。

他们要么可以采取行动,通过降息或直接干预市场来压低本币汇率,要么就任其进一步走强,但得冒损害国内经济的风险。

天利投资(Columbia Threadneedle)汇率分析师埃德•侯赛尼(Ed Al-Husseiny)表示:“日本正处在痛苦之中,但日本央行全年一直在袖手旁观,只是重复着去年的说辞,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一样。”

美联储(Fed)在今年7月的会议上宣布降息,这是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而欧洲央行(ECB)暗示,它已做好准备可以开始放松货币环境,最早可能从9月份开始。

与此同时,美中之间的贸易紧张突然加剧。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全球外汇策略主管汉斯•雷德克(Hans Redeker)表示:“这一背景表明……应该买入日元和瑞士法郎等货币。”

然而,一度走在量化宽松等创新型政策措施前沿的日本政策制定者,如今仍保持谨慎。

在其他央行采取行动之际,日本央行似乎毫无动作。日元对美元汇率周一逼近1美元兑105日元的水平,以至于交易员们不禁在想,日本央行接下来是否会考虑干预汇市。

日本央行上一次干预外汇市场是在2011年,当时是作为与欧洲央行和美国的协同行动的一部分。

侯赛尼表示,迄今为止不断走强的日元没有受到任何抑制“非常奇怪”,因为在过去,1美元兑105日元被认为是日本央行会去防守的一道关口。他表示:“也许疼痛阈值发生了变化,也许它不再是1美元兑105日元,现在他们开始把1美元兑100日元视作一道重要关口。”

若斯特表示,瑞士的政策制定者很可能会继续干预汇市,而不会让该国的关键利率在负区间内越陷越深。

不确定因素在于,如果贸易战演变为美中之间的汇率战,美国可能会出手干预,压低美元汇率。

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随着分析师预计明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进一步下跌至1美元兑7.5元人民币,出现这种结果的可能性正在加大。

“尽管不是我的基线情景,但美中汇率战的前景令人担忧,而且开战的可能性正在上升。”投资管理公司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投资组合经理乔治•埃夫斯塔索普洛斯(George Efstathopoulos)表示,“我预计对避险资产的需求将会持续,(而)如果形势升级,日元和黄金都将受益。”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