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贸易战

美中会打响“货币战”吗?

普伦德:从贸易战走向货币战是凶险但简单的一步。如今,特朗普总统迈出这一步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大。

从贸易战走向货币战是凶险且简单的一步。随着美中关税摩擦升级、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迈出这一步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市场更确切地说是担忧美国政府可能直接干预,让美元贬值。虽然日元、欧元和英镑都是潜在目标,但最有可能引起全球金融不稳定的是与美国和中国相关的因素。

美联储(Fed)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曾用一个极为生动的词——潜在“致命的拥抱”(fatal embrace)——形容美中之间紧密的金融关系。这段关系中包括中国持有逾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在两国间贸易摩擦愈演愈烈的背景下,一个明显的可怕情景是中国利用官方外汇储备作为武器对付美国。

已经有了风吹草动。在截至5月底的3个月间,中国持有的美国政府债券减少了207亿美元,至1.1万亿美元。这仍是美国国债市场上最大规模的外国持仓——尽管自去年6月以来已缩水810亿美元。但放在更长时期内来看,中国所持美国国债的占比已从2011年的峰值14%降至最新统计的7%。显然,北京为美国快速膨胀的财政赤字提供资金的意愿正在下降。问题是对中国从全球最大主权债务市场撤离这种行为做出多坏的解释,以及是否各方都对外汇储备“武器化”的威胁满不在乎。

对中国可能会利用金融手段影响美国政策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早在2011年,《人民日报》高级编辑丁刚就在一篇评论中指出,北京方面应利用“金融武器”敲打一下华盛顿,作为对美国对台军售的回应。然而,美国国防部对这样的说法不以为意。在2012年的一份报告中,美国防部称这种威胁不可信,因为利用美国国债作为胁迫工具能产生的效果有限,而且中国的损失将超过美国。

五角大楼的看法有一定道理,因为中国不太可能抛售美国国债而不引起其收益率上升(这样将降低资本价值),这将导致其所持美国国债出现巨额损失。如果相关收益被汇回国内,损失将因人民币升值和美元贬值而进一步加剧。

现今,在中国持续减持的情况下,美国国债收益率实际上一直在下降。这表明,支撑被视为全球最安全的资产的国内外储蓄资金如此之多,以至于中国的撤离不过成了一个插曲。

同样重要的是,中国官方外汇储备可选择的其他避风港并不那么有吸引力。黄金市场的吸纳能力有限,而欧元区主权债务市场呈碎片化,且流动性较差。此外,与美国不同,越来越多的欧元区政府债券收益率为负。

然而,对中国资本流动做任何分析都必须注意一个重要事项。美国财政部发布的国际资本数据并不包含中国官方外汇储备组合的所有变化。所持资产可能被转移到卢森堡或比利时的托管账户。中国政府也可能通过转向收益率更高的其他美元资产,寻求提升其外汇储备的回报。

真正的问题仍然是,北京的共产党领导层如何看待自身的利益——尤其是在与特朗普的贸易谈判步履维艰的关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倘若中国突然决定抛售所持美国国债,必然将立即引发全球市场剧烈波动。因此,有必要指出,中国领导层最担心的就是不稳定。

最后,沃尔克所说的“致命拥抱”的真正威力在于相互依存的意想不到的后果。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中国过剩的储蓄(反映在其官方储备的累积上)是美国信贷泡沫的一个重要诱因,该泡沫在2007-08年的破裂险些酿成一场上世纪30年代那样的大萧条。但公平地说,中国在2009-10年出台的大规模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尽管完全是为了本国利益而实施),帮助全球经济重新走上了正轨。从这段历史可以看出,一切与经济相互依存有关的都有两面性——这句话也许不过是说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译者/谶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