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准备好迎接全球性低迷

福鲁哈尔:上周的市场波动表面上由美中贸易战再次升级引发,本质上却因当前所有指标显示全球性低迷早已开始。

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上周的市场波动表面上是由美中贸易摩擦演变为一场全面汇率战引发。但本质上的原因是,美联储(Fed)无法让我们相信,其7月的降息只是防范未来出现低迷的“保险”。正如当前的所有指标——从美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疲软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到不断增多的企业破产及美国裁员人数飙升——都显示的那样,全球性低迷早已开始。

资产价格无疑将开始反映这一幕,而且可能非常迅速。中国通过稳定人民币汇率,可能暂时安抚了市场。但我们正面临AG Bisset Associates首席执行官乌尔夫•林达尔(Ulf Lindahl)所说的“忧虑之夏”。他预计,道琼斯指数(Dow)自2018年1月开始的均值回归将演变成一波持续10年的熊市。

这是一种基于数据、而非情感的观点。自1906年以来,道琼斯指数只有20个月的时间如现今这样,偏离趋势线的幅度达到130%或以上。这些时期令人恐惧地集中在1929年、1999年和2018年前后。林达尔表示:“美国股市正处于150年来第二高位时期。股价必然下跌。”

我认为问题不是我们是否将看到崩盘——而是为什么我们至今尚未看到崩盘。毕竟,有大量忧心忡忡的市场参与者,全球14万亿美元的负收益率债券就是最好的例证。当这么多人愿意为只损失一点点钱的“稳妥性”买单,以防范更大的损失时,你就知道这个世界出了严重的问题(在此说明一下——我个人的大部分净资产目前都放在现金、短期固定收益资产和房产上)。

至于为什么我们尚未看到更深层、更持久的调整,我的回答是,直至上周市场一直故意对三件事视而不见。首先是美中之间不会达成任何贸易协议这一现实。双方都迫切希望达成协议,但中国只可能在平等的基础上签署协议。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心理上无法接受这一点——他过往的所作所为展示出,他需要感觉到自己碾压了对方。这是一种病态心理,而且只会随着市场下跌而加剧。

我们早已都知道了这一点。但我认为,对特朗普可能做什么的担忧,在一定程度上被算法交易计划所掩盖——每当特朗普的古怪行为造成市场下跌,这些算法就买入。这削弱了显示当前市场范式不可持续的任何持久信号。

如今,通过允许人民币汇率在特朗普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后短暂下跌,中国意在宣示,如果美国总统试图采取强硬而非公平的手段,它将拖垮美国市场,并承受可能随之而来的任何痛苦。这是任何人都难以忽视的一个新现实。

简而言之,“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需要严肃对待。作为后2020时代美国外交政策某些重大转变的替代,美国和中国目前正处于一场将持续数十年的冷战之中,这场战争将重塑全球经济和政治格局。

与此同时,美联储实施10年之久的A计划——向经济注入大量资金,并希望实现正常化——已失败。没有B计划。这就是为什么黄金需求旺盛,一些对冲基金设置变现障碍,交易员做空一些收益率为负的投资级债券,而我们将看到过去10年资本流入美国证券和美元的情况出现逆转。林达尔认为,目前美元对欧元汇率被高估了25%。

毫无疑问,美联储将设法通过更多降息来掩盖这一切。但正如另一位资深策略师、Gluskin Sheff的戴夫•罗森堡(Dave Rosenberg)指出的,“美国私营部门正被如此多的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以至于降低信贷成本……不会引发需求的太大反应。正如他最近写道的,美联储主席马里纳•埃克尔斯(Marriner Eccles)在1935年3月创造“推绳子”(pushing on a string,绳子应该拉而不应该推,喻不得法的努力——译者注)一词时,就是为了形容美联储无法通过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创造需求。

那个时候不起作用,现在也不会奏效。你无法通过增加债务来解决债务问题。各国央行行长都无法创造真正的增长,尽管他们出于良好的用意急于抵消反复无常的美国总统造成的损害;他们只能让资金从一处流到另一处。在某个时候,市场和实体经济必须交汇。

我想这个时候就是现在。资本支出计划正被搁置。虽然抵押贷款利率下降了,但现房销售仍在下滑。也许最能说明问题的是,美国消费者正在减少信用卡欠款和汽车燃油使用量,正如Gluskin Sheff指出的,这两种现象在任何时候都不常见,更不用说在假期季了。这的确是个忧虑之夏。

译者/谶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