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美贸易战的四大关键问题

沈建光:中美贸易局势的最新演变说明,中美之间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经贸联系体现的越来越充分;美国内部也越加分化,存在不同的利益诉求。

这一年多来中美贸易谈判局势瞬息万变。就在本月初特朗普宣布将于9月1日对华加征关税商品范围扩至3000亿之后不久,8月13日晚,中美双方经贸高级别磋商牵头人再度通话、美国政府随后亦推迟了3000亿商品中过半商品的加征关税时间至12月15日,扭转了迅速恶化的中美谈判格局。

不难发现,此次美国推迟加征关税的商品总额不小,占到了美国9月1日拟对华加征3000亿商品关税的近六成,且大多数是美国对华进口依赖度较高的商品,根据计算,推迟加征关税的商品美国对华进口依赖度达到87%。中美贸易局势的最新演变说明,伴随着中美贸易冲突的不断蔓延,中美之间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经贸联系体现的越来越充分,而美国内部也越加分化,存在不同的利益诉求。

实际上,这次中美经贸形势的变化恰恰是过去一年半以来中美经贸谈判的缩影,充满着博弈、冲突与合作。展望未来,伴随着双方越来越清晰的谈判诉求,经过了十二轮的中美经贸谈判最终会走向何方?挫折不断的磋商是否有望回到正轨?

笔者认为,要全面分析理解贸易战形势、走出谈判困局,尚有如下四大问题需要厘清:

是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导致谈判失败吗?

当前不少观点认为,特朗普的善变,导致中国无法探知其真实意图,因而贸易谈判根本无法进行。事实果真是这样吗?

回顾中美十二轮谈判的过程,文化差异和不同的诉求导致中美互相认知存在偏差,而特朗普的反复无常似乎让中美谈判难度上了一个台阶。例如,今年5月初,本已经历十轮出现积极迹象的中美谈判,在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宣布对华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后迅速扭转;6月大阪G20峰会中美元首会面后,重启谈判充满希望,但仅在短短一个月后,特朗普宣布9月1日对华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又将两国推回到对抗的角斗场。

特朗普的朝令夕改似乎是中美谈判僵局的主要原因。但倘若仔细观察特朗普上任以来施政落地的情况,又不难发现,其实特朗普是历任美国总统中最“言出必行”的一位。如根据兴业银行统计,特朗普上任以来,其竞选承诺的兑现率为82%,无需国会立法的承诺兑现率更是高达100%,特朗普似乎并不是印象中喜欢出尔反尔的形象。

另外,特朗普的“言行一致”在他的“推特治国”上也体现的十分充分。特朗普喜欢在推特上对国内外大事表达看法和意见,事后来看,其在推特上的承诺,大多数都得到了兑现,成为观察美国政策的“另类”风向标。

从这个角度来看,仅仅归因于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与“极限施压”,其实并不全面,对解决当下中美分歧也无太大帮助。反之,从特朗普行为动机和行事规则出发,似乎有助于更好地弥合双方的认知差异。在笔者看来,随着美国2020大选的临近,特朗普所有的内政外交政策手段,都是为连任服务,体现的最充分的例子便是特朗普对中国采购美国大豆的要求。

中美谈判以来,美国一直要求,作为任何贸易协议的一部分,中国需要购买大量美国大豆。如去年G20阿根廷中美元首会议之后,大豆采购便在磋商协议当中;而近期美方宣布加征30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前,特朗普也曾在推特上抱怨,称G20大阪峰会后,中国曾承诺的从美国大量购买农产品承诺并未兑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