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联储

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不保的风险

刘英:美联储由于受到政府干预和人事威胁,其货币政策独立性不保,这将给美国和全球经济带来巨大风险隐患。

日前美联储十年来首次降息25个基点,由于货币政策突然发生逆转,美元指数走高,十年期美债大跌,黄金上涨,美股下滑,全球资本市场哀鸿遍野。美股连跌四天后,四位美联储前主席联名发文要求保持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在贸易战扩大导致跨境投资和贸易下滑、世界经济增长乏力、债务风险高企背景下,美联储由于受到美国政府的强行干预和人事威胁,其货币政策独立性不保,这将给美国和全球经济带来巨大风险隐患。

从货币政策目标、工具和路径上难保独立性

美联储货币政策目标的核心是要确保稳定物价和充分就业。美联储肩负金融监管职责,稳定经济和稳定金融。而独立行使是联邦储备法赋予美联储的权力。除了美联储成立之初、二战特殊时期及2008年百年不遇金融危机时,美联储大部分时间都独立于政府行使职责。1951年有美联储和财政部协议规定其独立性,贸易战当下,美国政府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影响值得重点关注。历任美国总统基本不公开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置评也成为惯例和准则,虽允许与美联储的公开辩论,但罕见总统和政府官员公开干预政策,而在2018年特朗普公开指责美联储13次,打破政府官员公开指责、明确要求和干预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记录。

为应对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美联储自2009年开始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在经济恢复增长后,美联储从2015年底以来逐步采取加息和缩表的方式,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从2015年12月开始至2018年这五年间美联储每年分别加息一次、一次、三次和四次。根据目前物价和就业数据情况,美联储如拥有独立货币政策,则应仍在加息通道中。但特朗普要求美联储按其政策目标调整货币政策,跟着他的贸易战指挥棒来转,满足其打赢贸易战、增加基建投资而实施低利率、弱美元的政策目标,前任美联储主席耶伦公开表示特朗普的政策目标是支持其贸易计划。这迫使美联储在美国就业数据实现3.7%的充分就业情况下,货币政策被迫突然转向。

在美国政府的外力作用下,不仅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目标发生严重扭曲,而且货币政策实施路径也发生严重挤压和变形,由一年加息四次突然转为降息后,本应给市场以足够的消化空间和过渡期,但前有彭斯和库德罗干预,现在特朗普和纳瓦罗直接要求美联储今年还要再降息75-100个基点。但经济运行有其内在规律,货币政策拿捏更是微妙艺术,而高企的美国债务、持续攀升的美股,并没有因为降息而欢呼雀跃,反而以连续收跌表达了对未来的担忧和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的忧虑,这对他国也产生了负面溢出效应。

除了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目标和实施细则直接干预之外,特朗普更是从人事安排上直接干预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通常四年总统任期可以提名两位美联储理事,但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强行干预,耶伦一任到期就辞职,是40年来唯一一位没有连任的美联储主席。不仅如此,美联储还有两位理事也提出辞职,这样特朗普政府至少可聘任7名理事中的5名,以此来保障其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干预。

从人事上要求美联储制定对政府有利的货币政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