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负利率

负利率世界的魔幻之旅

全球约四分之一债券的收益率为负值,就连美债也有可能加入负利率的队列,目前债券市场的怪现象让许多投资者感到困惑。

做一项肯定会赔钱的投资听起来可能会让你丢掉工作。但在债券市场,这已变成了一种现实情景。

目前有15万亿美元的债券处于负收益率区间,约占全球政府和企业债券的四分之一。这意味着,如果投资者持有债券至到期日,由于债券价格如此之高,他们获得的利息与收回的本金之和肯定要低于购入时付出的成本。实际上,他们是在花钱请人照看他们的资金。

负收益率债券规模的不断扩大,引发了对各国央行在过去10年间为重振经济而采取的非常规手段的深刻质疑。与此同时,债券市场的“镜中奇遇之旅”让许多投资者感到困惑。

位于费城的Brandywine Global的债券投资组合经理戴维•霍夫曼(David Hoffman)表示:“免费资金——这是个有几分疯狂的概念。成长于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驾驭它很有挑战性。”

20年前,负利率最先在日本货币市场出现。自金融危机以来,它们席卷了日本、瑞典、瑞士、丹麦和欧元区的政府债券市场——全是在艰难应对低通胀的经济体,它们的央行将利率下调至零以下。渴望获得收益的投资者被迫将目光转向别处,导致负收益率债券的蔓延,并拉低了世界各地的借贷成本。

结果就是出现了诸多怪象。丹麦日德兰银行(Jyske Bank)上周发行了一只利率为-0.5%的10年期抵押贷款债券,这意味着房屋所有者贷款还可获得收入。与此同时,瑞银(UBS)正计划向持有现金的超级富豪客户收取费用。

甚至很大一部分公司债券市场如今也处于负收益率区间,包括部分垃圾债券市场(让其“高收益”标签沦为笑料)。新兴市场也未能幸免。波兰、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发行的债券也加入了负收益率之列。

投资者现在正密切关注有可能成为这场负收益率革命的下一个前沿的债券市场——全球最大的债券市场。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是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纽波特海滩(Newport Beach)的债券投资巨头,该公司的全球经济顾问乔基姆•费尔斯(Joachim Fels)表示:“当全球经济接下来进入冬眠时,美国国债——除黄金以外的终极避险天堂——不太可能成为例外。而且如果贸易战继续升级,美债收益率变为负的速度可能比你想的更快。”

投资者正不情愿地进行调整。毕竟,在基金经理惯常操作的世界中,所有利率都是相对的,而负利率也是如此。如果一家央行将基准利率设定为-0.4%,那么一只收益率为零的超级安全的政府债券可能看上去颇具吸引力。

欧洲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之一Amundi的全球固定收益主管迈尔斯•布拉德肖(Myles Bradshaw)表示:“零只是变成了另一个数字——如果不是在实体经济中,那么至少在市场中是这样。你不可能获得一个正的无风险利率,而其他一切都是相对的。”

然后还有低迷的通胀,它们使固定收益资产更具吸引力。实际上,虽然负的名义收益率可能看起来新奇得令人摸不着头脑,但依据价格上涨幅度进行调整后的负的“实际”收益率却相对平常。

位于伦敦的M&G Investments零售固定利率部门主管吉姆•利维斯(Jim Leaviss)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他将零用钱存入一个提供约10%利率的邮局账户,攒起来用于购买乐高(Lego)玩具。利维斯指出:“通胀有时远高于这个水平,因此,你的钱在增多只是一种错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