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企业

《新加坡公约》为解决企业争端提供新选项

各国刚刚签署的《新加坡调解公约》将让企业更有信心通过调解方式解决跨境纠纷,而不是将分歧诉诸法庭。

最近,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团齐聚新加坡,签署了联合国(UN)《新加坡调解公约》(Singapore Convention on Mediation)。联合国表示,创建该公约是希望促进国际贸易,并推动调解成为解决贸易争端的“有效替代方法”。

该公约的目标是,希望一个得到国际认可的框架将让企业更有信心采用调解方式解决跨境纠纷,而不是将分歧诉诸法庭。首要的事情是把由地方法院处理商业纠纷的情况减少到零,地方法院的诉讼成本可能相当高昂,而且地方法院可能偏袒本地机构。

2014年,美国提出了一项调解公约,制定这项公约的工作被交给了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law)的一个工作组。时任美国国务院律师的蒂莫西•施纳贝尔(Timothy Schnabel)担任该工作组美国代表团团长。

“在美国和英国等一些司法管辖区,调解已被频繁用于解决商业纠纷。”施纳贝尔表示,“但在其他很多法律文化中,调解并没有得到广泛接受。”该公约将通过“为认可和执行提供一种国际标准”,帮助调解得到更广泛接受。

施纳贝尔表示:“该《公约》将向企业保证,它们可以利用调解,并对达成的任何和解协议有信心。”他补充称,与仲裁相比,调解通常是一种速度更快、成本更低的解决争端的方式,而仲裁“多年来一直是解决争端的一种更受青睐的替代方式”。

在仲裁中,仲裁人员可以对争吵的双方作出裁决,但在调解中,当事人自愿达成一致。施纳贝尔表示:“调解会保全商业关系,因为最终你们会通过取得共识达成协议。”他现在是位于芝加哥的统一法律委员会(Uniform Law Commission)的执行董事。该委员会是一个由律师组成的非营利组织,负责起草美国州法律领域的立法,在这些领域统一是有益的。

尽管支持者表示,该公约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跨境商业纠纷的解决,但还有一些人持怀疑态度。一些从事国际商业调解的人员质疑该公约是否必要。

总部位于美国的企业冲突管理公司(Business Conflict Management)的F•彼得•菲利普斯(F. Peter Phillips)表示:“制定一项国际公约确保调解协议可执行,并不是企业或律师迫切需要的。”

他补充称,该公约的某些方面“似乎与英美等主要司法管辖区的商业调解方式不一致”。他认为,该公约处理调解结果可执行性的方式与调解过程背道而驰:“调解是各方达成共识的结果,迫使各方去做不是他们原本就同意的事情是行不通的。”

该《公约》还规定,法庭执行和解协议需要的一个标准是证明协议是调解的结果。然而,菲利普斯表示,如何证明这点是个问题。他指出:“根据该《公约》,调解人员可以通过签署和解协议或签署另一份证明已实施调解的文件来证明。”

菲利普斯补充称:“但调解人员会谨慎地拒绝签署和解协议,这要么是他们保密义务的一部分,要么是为了免于被传唤作证或免于成为协议中的一方。”在一些司法管辖地区,调解人员享有豁免权,不能为他们所调解的协议作证。”

《新加坡公约》只保护通过商业调解达成的和解。它明确排除了个人消费者纠纷以及与家庭、继承或雇佣法有关的纠纷。它也不包括作为仲裁判决或裁决的一部分达成且可执行的和解方案:1958年签署的《纽约公约》(New York convention)对这类和解另有规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