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盟

欧洲必须设立自己的互联网框架

斯蒂芬斯:欧洲如果不想在数字世界的竞争中掉队,就必须建立起有别于美国和中国的互联网规则框架。

不久以后,一个新团队就要在位于布鲁塞尔的闪亮的欧盟委员会大楼亮相。在德国政治人士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的领导下,这个团队将寻求加快经济增长,并在一个不稳定和难以预测的世界中使欧洲的影响力最大化。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欧洲应该为数字经济建立一个清晰的框架——一个让科技企业在欧洲人制定的条款下蓬勃发展的生态系统。

现在大家都在担忧互联网的分裂。美国奠定的模式正受到中国“围墙花园”的挑战。俄罗斯和其他专制国家也在追随中国的脚步。欧洲监管机构一直在挑战美国科技巨头的反竞争行为,并要求它们交的税要说得过去。

对于那些不认为冷战标志着历史的终结和美国永久霸权的人来说,这种分裂似乎总是不可避免。尽管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和Facebook等少数几家公司拥有巨大的企业影响力,但国家政治和文化的偏好有时会发挥作用。互联网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已经变得如此重要,不再只是一群美国西海岸超富自由主义者的所有物了。

对欧洲来说,一个紧迫的问题是,是要满足于成为美国和/或中国的附庸,还是想创造自己的架构。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有一个美国互联网和一个中国互联网,那也应该有一个欧洲互联网——一个可以让欧洲人在数据和隐私、自由表达和国家安全、税收和竞争等方面自己做决定的框架。

没有哪一个欧洲国家具备独力完成这件事的体量。但是,通过《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和一系列竞争和税收裁决,欧盟委员会已经表明,作为一个整体,欧盟具有足够的经济和政治体量成为规则制定者,而非规则服从者。

对于大力宣扬数字化的自由主义者来说,这是可怕的异端邪说。没有什么比分裂的数字世界更具破坏性了。网络必须是个单一空间,没有国界,也不受国家干涉。

硅谷的科技公司还提出其他反对意见。它们表示,要取得技术进步,就需要放手式监管。搅局者必须不受任何限制,从而来搅局。的确,它们可能会不经许可就网罗我们所有的个人数据,大肆积极避税,并且全然无视竞争规则。但是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竞赛是不能参照一般的规则的。

这套说辞出自这些企业部署的富有的游说者大军,它很有诱惑力,但也站不住脚。“巴尔干化”已经出现了。这种破裂在中国可能是最明显的,但世界各地的专制政权都在建设自己的国家防火墙。

不愿将控制权交给少数科技公司的不仅是不悦的独裁者。民主政府也有足够的理由希望对其境内运营的数字企业进行一些监督。民主政府必须回应选民。比如慕尼黑或者马赛的公民发现,他们的个人隐私权,或者维护言论自由与有效反恐以维护安全之间的平衡,都是由帕罗奥图(Palo Alto)的那些家伙决定的,凭什么呢?

关于市场经济的边界,欧洲人有自己的看法。他们不赞成那些收入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只缴纳少得可怜的税款。他们发问,为什么这些公司会认为自己可以豁免于旨在避免它们扼杀更多创新挑战者的法律。

在这一点上,游说人士使出了杀手锏。他们低声说,世界的未来取决于掌握人工智能技术的全球竞赛。美国和中国走在前面,而北京方面对隐私权的轻视带来了优势。所以欧洲必须认真考虑。欧洲是想建立一整套新的规则,然后在竞争掉队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