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人民币

人民币“破7”重铸资本外流压力

中国资本账户面临的最大压力,不是来自试图规避人民币贬值影响的投资者,而是来自有巨额海外美元债务需要偿付的企业。

上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破受到密切关注且此前受严防的1美元兑7元人民币关口,加大了人民币在多个方面面临的压力,给强烈希望控制资本外逃的外汇监管机构带来挑战。

人民币的突然贬值常常促使中国富人将资金转换为美元或外国房产等资产,以避免财富进一步缩水。

此外,随着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背负巨额美元债务的中国企业不得不用更多人民币兑换美元,以兑付离岸债券。策略师还担心,中国吸引的外国投资将减少,而外国投资是帮助支撑人民币汇率的一项重要资本流入来源。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阿莉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ía Herrero)表示:“资本外流压力并非始于(上)周一,但我们预计压力大增。这将引发人们重新盘算今年的在华投资。”

资本外流已从第一季度的约210亿美元跃升至第二季度的850亿美元。然而,7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只出现了少量外流,外汇储备仍相对稳定地保持在3.1万亿美元。

自2015年8月中国央行令人震惊地让人民币贬值1.9%以来,中国就开始打击资本外逃。在中国突然贬值人民币的第二年,分析师估计,逾1万亿美元资金流出了中国的资本账户,引发了对中国的外汇储备(用于防范全面货币危机的“战备资金”)正在快速消耗的担忧。到2017年1月,中国外汇储备5年来首次降至了3万亿美元以下。

自那以来,中国的外汇监管机构一直在打击将资金转至海外的后门渠道,即阻止企业在海外进行投机性的房地产和娱乐投资——这一行动在遏制资金严重外流方面成效显著。

“由于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收紧了限制,用简单办法就可将资金从中国转至海外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香港东方资本(Orient capital Research)董事总经理柯安迪(Andrew Collier)表示,“但也存在局限性,由于人们担心人民币大幅贬值,大的调整可能在国内引发巨大的离岸压力。”

柯安迪为GlobalSource Partners所做的研究显示,资本继续流出中国的一种方式是通过二线城市的企业。

与北京或上海的公司相比,这些公司面临的监管审查较少。这些拥有海外直接投资额度的公司,利用法律灰色地带的漏洞把额度提供给富裕的个人、并收取费用。上述研究显示,从账面上看,是这些公司在投资,但通过额度完成的交易使用的资金,很大一部分来自那些希望将资金转移至海外资产的人士。

尽管如此,一些分析师表示,中国的资本账户面临的最大压力,不是来自试图规避人民币贬值影响的投资者,而是来自有上千亿美元海外债务需要偿付的企业。

近年来,中国企业掀起了一场美元债务融资热潮。大和资本市场(Daiwa Capital Markets)亚洲(除日本外)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Kevin Lai)表示,仅今年它们就新增举债逾6000亿美元,总债务达到约3.5万亿美元。

多数中国企业将通过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来偿还这些债务,而随着人民币贬值,它们必须用更多人民币兑换美元,来偿付这些债券。

赖志文表示:“将资金转至海外的需求由来已久,但如今企业要将资金转出去面临着大得多的压力。随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这将冲击到所有人。”

周三,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1美元兑7.04元人民币,自2月以来已贬值约5.3%。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中国股票策略师王滢(Laura Wang)表示:“眼下最直接的担忧是,人民币贬值将阻碍外国投资者此时大幅增加对中国的配置。”她预测,到今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跌至1美元兑7.8元人民币。

译者/谶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