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纽约功夫音乐剧《龙泉凤舞》的争议

宋佩芬:纽约首部华人执导的音乐剧《龙泉凤舞》被认为剧情不清晰,缺乏音乐性。导演陈士争细说原由。

很少人知道,刚刚在纽约结束世界首演的功夫音乐剧《龙泉凤舞》的灵感来自11,851公里远的上海。距离其实不重要,在上海也经常看得到希腊悲剧,重要的是上海延安路高架桥的“龙柱”化身转世到纽约的法拉盛华人区,成了灵感支柱。

《龙泉凤舞》是纽约棚屋艺术中心总监普茨(Alex Poots)邀请戏剧导演陈士争新创的作品。陈士争拉了国际化的创意阵容,其中有《功夫熊猫》的编剧,澳洲女歌手希雅(Sia)配乐,英国舞蹈家阿喀郎(Akram Khan) 编舞,叶锦添担任艺术指导。演员阵容有曾任玛莎.葛兰姆舞团首席舞者简珮如,金庸的外孙女赵明,美国演员凯利(David Patrick Kelly),来自中国的舞者纪托等。

“我一直对延安高架桥的龙柱好奇。”在纽约NoMAD 酒店的图书室内,陈士争一面喝着咖啡一面对我说。“我想象这位为了协助市政建筑,因透露天机无疾而终的高僧或许没有真的离开,或许轮回转世,或许到了纽约的法拉盛。” 陈士争认为在美国人眼中,中国人对西方的贡献似乎集中在经济开发,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却非常贫乏。所以当他为新剧构思时,决定转变一般人对中国的视野,让中国文化进入主流,与西方文化交织并存。

他提出在英文中,法拉盛(Flushing) 就是一股激冲,或许可以将之想成给人长生不老的龙泉,这就是《龙泉凤舞》故事的影子,虚构与现实的结合。中国人已经谈了5000年的长生不老,美国现在也积极探讨不死的可能性,他于是和编剧们定期聚会,用长生不老作为由头,将情节慢慢串起来,让演员们透过武打,舞蹈,音乐与台词来说故事。

“《龙泉凤舞》是一个全新的表演形式, 需要训练新的人才来达成任务,不像已经定型的像歌剧、舞蹈、戏剧、歌舞剧等艺术形式,这些领域分得很清,都有领域内的专家来演出。”

他面对的最大的挑战就是因为《龙泉凤舞》是处于各种艺术形式边缘上的,以武术为主,又有现代舞,还需要演戏,演唱。所以花了一两年的时间挑选演员,过程非常复杂。是要找武术打得好?还是唱得好?还是跳得好?他最后决定首先是武术优秀,接着的顺序是舞技,演技,歌技排最后。他首先试着找有功夫根底的演员,由于多半电影电视上的武打镜头都是由替身进行,在找不到任何会武术,会演戏,还会说英语的华人的情况下,他开始考虑现代舞者,不像要踮脚尖跳的芭蕾,现代舞的重心朝下,比较接近武术。在挑选舞者之后,他开始训练他们基本的武术动作,演戏,唱歌。

陈士争导过许多歌剧,我不禁问他,训练歌手演戏难还是训练舞者演戏难?“都难,因为演戏需要完全不同的技术。舞者是用肢体来表达,没有舞台的语言能力,要克服这些技术性的障碍是很难的。”这是他对创新的坚持。“因为时代也要找新的东西。所以我找了电影编剧合作,因为他们习惯从画面讲故事,《龙泉凤舞》不属于传统的戏剧,它有时用武打作为戏剧结构,有时用音乐,有时用舞蹈,是武打音乐还是舞蹈,一切都顺着情节发展来走,跨越很大,无法归类,也不需要归类,不需要框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