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现在是投资中国市场的好时候吗?

乔伊列娃:我们正处于中美漫长而全面竞争的早期阶段。对于外国投资者涌入中国市场,这很难说是最有利的时机。

桥水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靠的可不是进行许多错误的重大押注。但该公司的创始人雷•戴利奥(Ray Dalio)错误地认为现在是投资中国的时候。现在远不是时候。北京的经济发展模式面临着迄今最为严峻的考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外部的,一个是内部的。

在上周在线发布的一个视频中,戴利奥敦促投资者忽视中美贸易紧张局势的最新升级,抓住终于开放金融市场的崛起中全球大国提供的长期机遇。

但中美之间不是过去那种最终会烟消云散的关税争执。相反,中美贸易战标志着中国从日益紧密融入全球经济中受益的时代结束。融入全球经济的规则现在正在被重写,技术和贸易领域都是如此,这将阻碍中国迄今为止在附加值阶梯上的迅速向上攀爬。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加强党国对经济控制的举措,正在将私营企业挤出,并削弱城市消费者的信心。这反过来又减缓了经济亟需的向依赖家庭消费支出和本土创新转变的进程。

我们是如何来到这个十字路口的?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是一个起点。随着中国进入全球市场并获得技术,中国在提高生产率和经济现代化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同样重要的是没有发生的事情:借贷成本、汇率和能源价格都仍然处于国家控制之下。资本的自由流动依然基本上受到限制。

对家庭的金融抑制,加上封闭的资本账户和有管理的汇率,意味着中国必然不得不出口其巨额储蓄,从而造成一部分全球利率下行压力。当然,低利率帮助刺激了美国不计后果的抵押贷款发放,这些贷款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进而加剧了西方的不平等,动摇了对放纵的资本主义的信心。

简言之,认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必然导致其半指令经济模式向西方成功的自由市场模式靠拢的想法,看起来有些一厢情愿——特别是在习近平的领导下。

是的,正如戴利奥所说,中国正在加大力度吸引外国投资者进入其债券和股票市场。是的,市场力量比过去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更宏观的情况是,习近平认为没有理由对自上而下的政党指令经济模式进行根本改变,他认为这种模式非常优越。

再加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美国优先”政策,毫不意外的结果就是,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出现了刚刚萌芽但结构性的转变,这有可能分化全球贸易和高科技领域,扰乱供应链并分裂互联网。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市场更深入地融入全球金融体系似乎令人难以相信。

在这种新的背景下,北京方面知道必须更加努力地刺激国内消费和创新,以保持经济增长。但这些努力由于习近平优先加强党的垄断权力而受阻。

习近平的政治信仰正在三个主要方面阻碍经济。首先,这个国家意识到习近平比他的前辈更主张人人平等,这开始对城市高收入者产生寒蝉效应。邓小平宣称致富光荣,而习近平认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节俭是一种美德。他的重点是消除贫困和发展农村——顺便说一句,这使农村成为当前经济中唯一的结构性亮点。

其次,由于习近平在意识形态方面致力于强化国有企业作为党的权力工具,在中国创造了80%就业的私企业主正在失去信心。北京方面打击影子银行的运动正在抑制融资渠道。

第三,鉴于外部环境迅速恶化,北京方面不再有充足时间继续试错式的政策创新,这种方式过去曾是其经济成功的一个标志特征。因此,谋求快速出结果的自上而下的指令将取代市场试验。

像戴利奥一样,我钦佩中国人民的辛勤工作和决心。但在特朗普和习近平的分别领导下,世界上最大的自由市场经济体与世界上最大的半指令经济体之间能够发展出一种共生共存关系,这种想法现在暴露出它一直以来的本质——一种妄想。

相反,我们目前正处于华盛顿和北京为争夺全球影响力而展开的漫长全面斗争的早期阶段。因此,对于外国投资者涌入中国市场,这很难说是最有利的局面。

本文作者是伦敦Enodo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

译者/裴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