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东盟

新加坡希望为东盟基建项目安排融资

据估计,到2030年东盟国家将有逾9000万人迁往城市地区,创造一个中等城市带。新加坡希望将其金融专长应用于地区对新基础设施的需求。

今年4月,新加坡樟宜机场(Changi)强化了其作为全球最佳机场之一的声誉,当时该机场开放了一个购物中心/植物园,设有一个40米高的雨漩涡,是全球最高的室内瀑布景观。

脚步永不停歇的这个城市国家,正计划建设第五个机场航站楼,将于2030年启用,增强樟宜作为一个全球橱窗的形象,突显新加坡有能力面向21世纪建设城市基础设施。

在独立后的50年里,新加坡已从一个沼泽地和种植园,发展成一个现代国家,拥有备受好评的公共交通和卫生设施体系,同时表现出其对气候变化影响的意识。

如今,新加坡正计划将这些技能输出到整个东南亚,将其专长应用于该地区对新基础设施的需求。东盟(Asean)估计,到2030年,东盟国家将有超过9000万人迁往城市地区,这将创造一个居民在20万至200万的“中等”城市带。

亚开行(ADB)估计,到2030年,东盟国家将需要31亿美元来应对不断上升的电力、交通、电信和水资源需求。新加坡表示,这些需求只能由市场融资和银行贷款满足。

新加坡政府部门——亚洲基础设施办公室(Infrastructure Asia)总裁陈庆辉(Seth Tan)表示:“历史上,基础设施由各国政府所有或担保,但政府没有无限的预算,或者无法为新项目提供担保。”该部门将政府、投资者和行业专家集合到一起。

他表示:“我们始终把目光投向20年至30年以后。我们希望提高各方对生态系统能够带来什么的意识。”

这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新加坡从低科技含量到高科技制造业、并进入信息科技和服务业的发展经验。

为此,新加坡一直是智慧城市网络(Smart Cities Network)的热情推动者,东盟国家的26个试点城市正合作在新的城市开发项目中采用智慧科技。

新加坡还希望扩大对中国“一带一路”(BRI)倡议的参与规模,总部位于伦敦的智库——经济和商业研究中心(Centre for Economics and Business Research)估计,到2040年,这个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可能会让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每年增加7.1万亿美元,迄今为止,新加坡的参与规模相对较小。

对于这两个项目,银行和监管机构都力求利用新加坡的金融服务行业发力。作为亚洲最大的商业中心之一,新加坡为东盟国家三分之二的基础设施项目安排融资。

然而,政府还希望把基础设施项目转化为一个面向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资产类别,这些基金需要定期的收入流为长期支付责任融资。

新加坡央行和监管机构——新加坡金管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研究了将比较可靠的较老项目转型为可以发行的有价证券的构想。

去年,新加坡金管局顾问机构、该国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支持的高伟绅(Clifford Capital)为亚洲首个此类项目定价,在该项目中,4.58亿美元债券发售给机构投资者并在新加坡交易所(Singapore Exchange)上市。这些债券得到亚洲和中东30个标志性项目收入流的支持。

提供初始贷款、让项目得以建立记录的银行也看到了机会。银行业集团汇丰新加坡(HSBC Singapore)首席执行官寇德明(Tony Cripps)表示:“银行现在面临更严格的资本金规定,它们不想被一个项目锁定30年。如果你能比较可靠地流转这类资产,整个体系就能发展壮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