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汇率

如果中美联手干预外汇市场?

赵雪:中美联手干预外汇市场,既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能达成特朗普偏好的弱势美元。在贸易谈判陷入僵局时,是值得考虑的选项。

通常情况下,中美携手干预外汇市场只是个虚幻的念头。两国的汇率制度、政策目标、决策机制都相差甚远。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以后,美联储确认了通过利率而非汇率来实施货币政策,华盛顿很少直接伸手到外汇市场。相反,中国与不少其他转型中的发展中国家一样,需要时常对资本进出和汇率波动进行直接和间接的干预。双方由此产生的龃龉常常见诸媒体,最近的例子是特朗普指责中国人为压低汇率的推文。

然而,近期特朗普打压美元汇率的意愿,以及人民币国际化所遇到外部阻碍,使得中美联手干预外汇市场成为现实可能且双赢的选项,也有助于打破贸易谈判的僵局。

美国方面,暂且不论出发点正确与否,特朗普对弱势美元的执着越来越不加掩饰。如果说以前还只是旁敲侧击评论货币政策,那么最近几个月他的一系列推文、新闻采访,则直接了当的表达了压低美元汇率的意愿。

在现行的法律法规下,美国政府和央行有若干种手段直接干预外汇市场。但在目前的形势下,即使华盛顿按照特朗普的想法进行干预,可能也无法独力达到压低美元的目标。

第一,美国财政部可以通过外汇平准基金(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 ESF)直接在外汇市场进行买卖。财政部干预外汇的法律依据来自于1934年的黄金储备法案(the Gold Reserve Act)。根据该法案,财政部长有权视需要而作出买卖外汇资产的决定。到今年上半年为止,该基金一共持有大约900亿美元的资产(美元债券230亿,IMF特别提款权460亿,以及210亿日元和欧元证券和存款)。历史上,美联储也往往投入对等的金额,来帮助财政部来达到目标。即使这样,相对于全球外汇市场每天4-5万亿美元的交易额来说,ESF(加上潜在美联储投入的对等金额)的直接影响力仍明显不够。

第二,美联储理论上可以直接入市干预。根据1933年的美联储法案和1961年的Hackley备忘录,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里的外汇小组(由主席、副主席、纽约联储主席、一位其他地方联储主席组成)可以在“极端情况(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下行使干预外汇市场的权力。最近的数据显示,美联储系统公开市场账户(SOMA)持有3.65万亿美元的美元资产。

理论上,为影响美元汇率,美联储可以改变储备资产的规模;或保持规模不变,增加其中非美元资产的份额。这里有两个操作上的问题:一是买哪些币种的资产;二是如何防止对市场的扰动。而联储面临的挑战并不少。

从全球储备资产的币种来看,欧元和日元占全部非美元储备资产的70%以上,而美联储购买这两种货币的债券会带来财务上的损失,因为63%的欧元区债券和77%的日本国债目前为负收益率。主要储备货币中,只有中国国债的收益率更高,而英镑、加元、澳元的政府债券收益率都低于同期限的美国国债。此外,美联储购买非美元资产也会对全球债市带来震荡,因为这些货币资产的交易频繁且透明,唯一的例外可能是受到资本管制的中国国债市场。

第三,美联储可以实施更大幅度的货币宽松。7月份美联储在过去十年中首次降息,特朗普并不满意,认为25个基点的降幅太小,尤其是相对于欧央行的宽松措施。但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讲话,此次降息只是“周期中”的调整,而非持续、显著宽松的开始。另外,此次降息的决定也遭到两位委员的反对,充分反映出美联储内部对实施大幅货币宽松的必要性缺乏共识。不仅如此,其他主要央行预计的跟随降息,也事实上将削弱美国货币宽松对美元汇率的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