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香港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香港风波与“一国两制”的历史思考(二)

曹辛:“一国两制”仍有强大生命力,仍可以在中国未来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绝不可以因当前一时的风波而动摇。

(续上)

本栏目由FT中文网与“经纬远见”公众号、中华智库基金会共同主办

新时代“一国两制”的必然

在西藏“一国两制”实践结束差不多30年后,这一模式又被提出来,作为中国政府的正式官方政策。这一次的背景是,中国确立了改革开放的国策,而“一国两制”则成为了实行这一国策的逻辑结果。

当中国需要引进外资和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时,中国当然必须向世界展现自己热爱和平的形象,于是对台湾问题当然不可能再用“解放”的方式解决,更何况中美之间的一系列外交文件,对解决台湾问题的手段实际上是有要求、有限定的。

同样,香港回归也必须照顾到英国以及西方发达国家在香港的利益,如此才能实现香港的平稳过渡,更何况作为中国大陆的桥头堡,香港这些资源本身就为当时内地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所急需。为此,向世界提供信心保证就显得至关重要,无论是在回归过程中还是回归之后。而“一国两制”就是这种信心的制度保证,并载入《中英联合声明》等一系列国际法文件。

在新的历史条件和背景下,“一国两制”再次展现了其生命力。事实证明,这一模式保证了香港的平稳过渡和顺利回归,同时,澳门的平稳过渡和顺利回归,也有赖于这一模式发挥的作用。特别是,这一模式还保证了回归后的香港经济继续保持繁荣,从而为内地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时至今日,香港仍然是内地引进外资最大的来源地,中国经济总量能够迅速跃居全球第二,“一国两制”功不可没。反之,如果中国党和政府当时没有明智地实行这一政策,而用二战后世界非殖民化运动中第三世界国家普遍采取的习惯性做法来处理香港、澳门问题,则不仅战争和动乱的因素会空前增大,香港澳门回归后也不可能为内地建设发挥那样巨大的作用,而且会一如二战后第三世界非殖民化运动中常见的那样,成为内地的负资产。

其次,“一国两制”也是社会制度完善和更新的不二路径。世界上任何一种制度能够存在至今,总是有它的长处的,同时也必然有其待完善之处。取长补短和相互学习就非常之必要,而一国之内有“两制”,就提供了现成的捷径。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本身就是“两制”取长补短相互学习的过程。

中国的改革开放的起始有两条基本脉络: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对外开放。而对外开放首先是对港澳的开放,并由此产生了深圳经济特区。当时的构想就是,特区先试,成功了,普及全国,现在特区的各种管理方式已经普及内地全境了。而作为这种普及的结果,今天中国经济总量已达世界第二。这一切说明,一国之内有“两制”,好得很!对中国这样几千年习惯大一统的国家,它无疑是制度自我更新和完善的不二路径。

今天,改革开放要继续,中国仍然需要引进外资、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香港连接内地与世界的桥梁地作用仍然存在,即便是制度层面,恐怕也不能说就没有改进和改善空间了。因此“一国两制”仍有其强大的生命力,仍然可以在中国未来的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绝不可以因当前一时的风波而有丝毫动摇,否则对被迫提前结束战略机遇期和缓冲期的当下中国来说,就是大灾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