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人工智能

当人工智能开始写小说……

文学包含着人类经验的精髓。如今一些小说家被人工智能的潜力所吸引,但是当机器真的会写作时,它们会如何刻画人类?

如果我们大胆概括的话,世界文学的整个脉络是这样的:先是写神,然后写国王和王后,接着写普通人,最后写我们自己。

但是,在详尽探究了神性以及人性的几乎每个方面之后,我们正更深入地进入文学史的一个新时代:以机器为题材写作。这甚至可能预示着最令人震惊的演变:机器写人,甚至有一天,机器写机器。

文学有时被称为情感的结晶,包含着人类经验的精髓。那么,当机器智能进入人类领域,这意味着什么?它是会开启增进理解和洞察力的令人兴奋的新视野?还是只会突显出我们自己在大千世界中的渺小?

人工智能(AI)领域几乎每天都有惊人的新进展,它是我们这个时代看似神奇的通用技术。1997年,IBM的深蓝电脑(Deep Blue)击败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棋手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震惊世界。尽管令人印象深刻,但“深蓝”不过是一台功能强大的基于规则的计算机器,用卡斯帕罗夫在恼怒之下脱口而出的话说,就是一台“价值1000万美元的闹钟”。

但深度学习技术的最新进展,再加上来自我们的智能手机和电脑的数据激增,以及计算能力的极大提升,机器学习程序得以在执行越来越多的任务时跟人类一样出色(如果还没有超过人类的话):解读放射扫描、操纵飞机、识别图像和识别语音(只需问问Siri)。

谷歌(Google) DeepMind在2016年和2017年击败了两名最优秀的围棋(这是一种古老且极其复杂的中国游戏)选手,这吸引了全球的目光。AlphaGo采用了与深蓝截然不同的方法,它的成功源于自主“学习”,挑战2500年来有关围棋的公认智慧。难怪一些中国研究人员惊呼,这是中国的“斯普特尼克时刻”(Sputnik moment),刺激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大举增加支出,其背景是人们谈论一场新的科技军备竞赛。

此外,所有关于人工智能的喧嚣激发了当今最有创造力的一些小说家的想象力,其中包括珍妮特•温特森(Jeanette Winterson)和伊恩•麦克尤恩(Ian McEwan)。能思考的机器人曾经是科幻界的专属领域,现在则进入了文学主流。麦克尤恩最近的灵感来源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谷歌DeepMind创始人杰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

人工智能的最新魅力在于,它重新框定了有关作为人类意味着什么的永恒辩论,挑战我们对身份认同、创造力和意识的概念。人工智能既是启蒙时代理性科学思想的神化,也可能是它的诅咒。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诺亚•哈拉里(Yuval Noah Harari)问道,我们是否正接近这样的一天:电脑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

IJ•古德(IJ Good)是一位数学家,曾在二战期间与艾伦•图灵(Alan Turing)一起在布莱切利公园(Bletchley Park)的密码破译团队工作,他也是人工智能的先驱。他是首批充分领悟“智能爆炸”的重大意义的人之一。

他写道,一旦超智能机器的智力水平超过人类,那么它们自己就能发明出更好的机器,把我们远远甩在后面。他在1965年写道:“因此,只要机器足够温顺,告诉我们如何把它置于我们的控制之下,那么第一台超智能机器就是人类需要做出的最后一项发明。”

这种技术奇点时刻(如果有朝一日真的到来)被比作创造一种新的生命形式,从而让现代人与上帝并肩而坐。毫无疑问,这将是人类30万年历史的最重大事件。科学作家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表示,这也将意味着长达300年的“人类世”(Anthropocene)时代(其间现代人掌握着改变地球的技术)的终结,超智能机器时代“新星世”(Novacene)的到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