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管理

长时间工作可能毫无意义

克拉克:为了在10月31日完成脱欧,唐宁街的顾问们取消休假连日工作,但糟糕的是,更长的工作时间并不一定意味着更高的产出。

人们都说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是个睿智的人。

也有人说,这位唐宁街(Downing Street)顾问冷酷无情、鼓舞人心、恃强凌弱,是个彻底的累赘,“疯了”。我无从得知。我以最近距离“看”他是在今年1月的一部电视剧里。剧中,卡明斯是2016年“投票脱欧”(Vote Leave)公投运动的策划人,由贝内迪克特•坎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饰演。

但是,我认识的、与他关系颇深的人都认为,不管卡明斯还是什么人,他都不是个傻瓜。然而,上周末,当我在今年夏天最后一个公假浏览周日版报纸时,我读到了一些关于他的东西,这些东西让他看起来一点也不聪明。

据《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报道,卡明斯不久前在一次部长级顾问会议上表示,他们应该享受这个公假,“因为这将是我们脱离欧盟(EU)之前你们能享受的最后的周末”。顾问们在10月31日之前的夏季休假都取消了——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誓言要在10月31日这一天让英国脱离欧盟,“要么做,要么死”(do or die)。

因此,英国脱欧——英国战后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似乎就落在了一些没有夏季休假、在连续两个月中大部分时间里一直连日工作的男女手中。

这并不睿智。这很糊涂。

有大量证据表明,工作时间过长的人更容易生病、酗酒,以及做出糟糕的决定。即使你很乐意为自己热爱的项目工作(卡明斯的团队可能就是这种情况),但当你累了的时候,你把事情搞砸的几率会更大。许多人认为他们每晚只需要5、6个小时的睡眠,而自己的工作表现不会受到严重影响。专家表示,他们被误导了:除了一小部分人之外,我们所有人每晚都需要7至9个小时的良好睡眠。

最糟糕的是,更长的工作时间并不一定意味着会有更高的工作产出。几年前,一项针对某全球咨询公司员工的研究发现,这些员工的老板无法区分每周工作80小时的员工与那些只是假装工作这么长时间的员工。

卡明斯也许已经明白这一切。也许新闻曝光顾问们取消周末和节假日只是一种策略的一环,目的是让反脱欧者相信,他们面对的是一群严格遵守纪律的活动家。

希望如此。否则,卡明斯听起来就像那种讨厌的老板,把疯狂的工作习惯强加给下属,只因为老板本人更喜欢这样工作。直到数月前,卡明斯还经常在博客上发表涉及认知技术等内容的长篇大论,有点像是在凌晨4点穿着运动裤弓腰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的男人。

这样说可能有点不公平——但我怀疑卡明斯的工作日不会像是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和其他伟大的创造性思想家的工作日一样。

不久之前,一位(绝对聪明的)朋友发给我一篇文章,作者是硅谷顾问亚历克斯•索勇-金•庞(Alex Soojung-Kim Pang),他花了大量时间研究有影响力的思想家的工作生活,并撰写成了一本书,名为《休息:为什么偷闲能偷出效率》(Rest: Why You Get More Done When You Work Less)。

他发现,达尔文会在早上8点左右慢悠悠地进入书房,专心工作一个半小时,然后休息一下来查阅邮件。在中午之前他还会再工作90分钟,随后他会散散步并睡个午觉,在晚饭前再短暂地工作一会。就像庞所写的,如果达尔文在当今的公司工作,“他在一周内就会被解雇”。

尽管如此,达尔文仍然成功地写出了19本书,其中包括科学史上最著名的书籍之一《物种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伟大的法国数学家亨利•普安卡雷(Henri Poincaré)每天工作大约4个小时,他就以这种不那么快的速度写了30本书和500篇论文。高产的狄更斯从早上9点工作到下午2点,中间会休息一会吃个午饭。

如今的办公室职员可能并不想写出一本《荒凉山庄》(Bleak House),但庞的结论仍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地方——他总结出,认为每周工作80个小时很有效是愚蠢的。

长距离散步、午睡、短时间紧张工作和长时间休息听起来好得多。我确信,到了10月31日,英国议会中的很多人会完全同意这一点。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