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生活时尚

纽约如今变得“索然无味”?

阿姆斯特朗:如今,纽约更多吸引的是了无情趣的有钱人,城市变得同质化。庞大的连锁店吞噬了众多旧书店、艺术影片以及街角小咖啡店。

纽约市(New York City)的生活方式是每代纽约居民都得直面的问题——地图上的各个景点依然存在,街道依然熙熙攘攘,大都市的商业依然繁华。但从青春年华至人到中年,每个纽约人都认识到会面临这样的可能性:他们曾经熟悉的原汁原味的纽约城已不复存在。

就在两个月前,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上述问题。曾是纽约最高档餐馆的四季餐厅(Four Seasons)六月初提供了最后一次多佛鳎鱼(Dover Sole)后,结束了在西格拉姆大夏(Seagram Building)长达60年的营业史。没过多久,曾是纽约名门望族范德比尔特家族最富知名度的传人凯莱•范德比尔特(Gloria Vanderbilt)以95岁高龄仙逝。这两者都是20世纪中叶纽约的标杆,当时的纽约城在全球可谓独领风骚、无出其右。

四季餐厅几年前搬离西格拉姆大厦时,就已呈没落之势。西格拉姆大厦是荷兰设计大师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Rohe)的巅峰之作。2000年后,我去纽约金融区公办时,时常在四季餐厅用餐。 当时在这里看过往行人,跟广告宣传画上的一模一样,但最出彩的地方是整个餐厅的设计风格(它是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的大作),其功能俨然是一台时间机器:它简洁、敞亮的空间让用餐者仿佛回到了现代主义风格盛行的时代,以及纽约对万事有一锤定音决定权(感觉永远如此)的战后时代。如今这儿经营的是一家风格迥异的餐厅。我最多只是进到餐厅的酒吧匆匆忙忙喝杯马提尼酒,原因就是生怕自己在此享用正餐的话,会打破四季餐厅原有的氛围。

对于像范德比尔特家族这种社会精英人士,我见到他们的机会相当少。20多年前,我研究生毕业后搬到曼哈顿居住,当时的我对权势以及社交活动全无兴趣。但当时我所居住的那座肮脏不堪的城市也渐趋消逝。不久前,Ricky’s NYC这家美容、服装以及另类的连锁店也即将关门。集明艳、粗俗、幽默、实用、杂乱以及时髦于一身的它,标榜的广告词是——“好形象、好体验”——这直接体现了上世纪90年代纽约闹市区的风韵。

我二三十岁时常光顾的廉价酒吧如今已难觅踪影。很显然,这样的酒吧无法让酒精发挥最大经济效用,除非它们能提供售价14美元的鳄梨酱以及干净整洁的卫生间。最让人念念不忘的是:曼哈顿下东城(Lower East Side)朋克风格的污浊不堪酒吧Mars Bar以及布鲁克林园坡(Park Slope)的Jackie’s Fifth Amendment酒吧——还好,老居民与嬉皮士在这儿能和平相处。把纽约各大酒吧消弭于无形之中的这股社会风潮,也把众多旧书店、艺术影片以及街角小咖啡店一并“裹挟掉”了,它们为沃尔格林连锁药店(Walgreens drug stores)从及叫不上名的咖啡连锁店的迅猛发展扫除了障碍。

想知道最糟糕境况,看看曼哈顿SoHo商业区即可:这个曾经集老工业区、波希米亚聚居区、意大利社区以及华人社区于一身的“大杂烩”,如今俨然已成为美国东部地区的购物中心(Mall of America East),并以苹果专卖店为最亮丽的风景线。

这让人很容易对纽约的“贵族化”说三道四。我并非对富有阶层有啥意见,但与昔日相比,如今纽约更多吸引的是了无情趣的有钱人,有这样看法的人大有人在。当时已懂点事的我记得华尔街的成功人士大致以宗教谱系来划分。比方说,如何把金融界细分为盎格鲁-撒克逊族裔的白人新教徒(Wasp)、犹太人以及爱尔兰天主教等小圈子——即少数族群有举足轻重地位的金融圈如今已成历史——上述三大文化都崇尚怪癖反常的举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