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香港

重返大学校园的奇遇(上)

从新校区走向老校区会经过地铁站一个出口,越接近涂鸦越密集,但进入老校区,涂鸦就基本突然消失了,这让我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算得上奇遇之一。

重阳节这天,香港下起了小雨。因为时局混乱与交通阻滞,之前两天我和太太及两个孩子被困家中无法出门,算是记忆里来香港11年前所未有的经历。实在闷得慌,我说出门走走,太太还是觉得不安全,于是我一个人出了门。

我2008年来到香港,任教于一所大学,2015年离开,但一直住在大学边上。出门几步路就有一个地下通道,三个岔口可以分别通往道路两旁的巴士站和大学的体育馆。我十分惊讶地发现,地下通道内和体育馆外墙已满是涂鸦。平日里我都走另外一条小道前往地铁站,上一次走过地下通道还是一个月前,全家一起去爬山,当时这里完全整洁。

看着这些涂鸦,我决定去正处在风暴中心的大学校园看看。离开大学这4年来,我依然为MBA学生教授了两年《基金管理和另类投资》课程,也为金融硕士生的《行为金融学》课程做了四次客座讲座。最近一次就在两周前,题目是《媒体政治化和假新闻泛滥的根源》,选择这个话题当然和香港时局密不可分,其中一部分内容曾经以《从经济学角度看待媒体属性》为题发表在FT中文网,另外一部分全新的内容留待后叙。不过这些课程并非在大学的主校区进行,而是在位于港岛商业大楼里的教学基地,以方便在此工作的学生。

虽然大学离我家步行只有6分钟距离,但离开的这4年,我回去探望原来的同事,不多不少恰好4次,校园景象毫无变化。但这一次,校园里的变化可以想象得到。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我从大学新校区的电梯进入,一路看到涂鸦遍地,各种设施被肆意破坏后伤痕累累,我虽然有着心理准备,但还是格外痛心。2008年初我首次来到香港,访问大学寻求工作机会,感觉校园面积实在是太小。后来才知道大学正在老校区边上建设一座新校区,工程启动日正是我拿到录用通知的前一天。于是,我每天都要登录到新校区建设页面,看看工程进展,看了无数遍各种设计图稿和模型,想象着被选中的模型将来建成的样子。来香港任教之后,更是日盼夜盼新校区早日建成。

等了四年多,新校区终于建成使用,虽然我的办公室在旧校区,无缘搬进新校区,但我十分喜欢新校区,经常在回家的途中绕道新校区来看看。平时从大学边上路过,也常常会抬头看看新校区的高大建筑,特别喜欢红砖格外亮眼的颜色,这在香港建筑里并不多见。如今新校区满目疮痍,想不明白那些泼墨的学生为何如此狠心。

重阳节放假,学校里没有什么人。从新校区走向老校区会经过地铁站的另外一个出口,越接近涂鸦越密集。走过去进入老校区,涂鸦就基本突然消失了,除了临散的宣传文稿和墨迹涂痕,以及一个被砸烂待修的星巴克(因获特许经营的香港美心集团高层曾表明反对暴力),老校区出乎意料的干净,让我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算得上奇遇之一。

微信里问两位前同事为何如此,两位教授的回答完全一致,在地铁站的主出入口附近涂鸦可以吸引最大的注意力。但我不相信这个解释,从地铁主出入口到新老校区的距离几乎一致,为何厚此薄彼?何况老校区同样有一个人流如潮的出入口,在此涂鸦同样可以吸引极大的注意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